<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 被不良少年威胁了怎么办 > 【12】打架
    你不知道自己在厕所隔间里呆了多久,也许只有短短一分钟,却足以你回顾之前遇到的所有不愿回想的记忆。

    但你还是渐渐平静下来,因为你知道哭解决不了问题,不过是发泄委屈、气愤、惶恐等情绪的方式罢了。不久,在预备铃响起后,你还是得擦干眼泪,回到教室,面对你的现实。然后,不变初衷地朝你想要的未来努力。

    大概是听你的哽咽声低了下去,门口的悦悦这才出声试探,“还好吗?”

    “很不好,”你想这么回答,偏偏话到嘴里变成了一声“嗯”。

    “其实……”悦悦的声音少见地低落,“就算这是事实,我也……”

    厕所门口传来女生嘻嘻哈哈的说话声,打断了悦悦的话语。

    她们边高声说着话,边走了进来,却没有进入任何一间隔间。你虽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可以想象她正照着镜子补妆,又或是单纯地欣赏着镜子里的自己。

    就在这时,预备铃响了。

    你也深吸口气,用手背擦干泪,抬手打开了隔间的门。与一脸担忧的悦悦对视,你平静地说:“快上课了。”然后率先朝门口而去。

    路过洗手台时,低着头的你忍不住抬眸瞥了这群女生一眼。校服外套散漫地披着,里头是各色的衣服,只是要么衣领很低,要么就是特别紧身;脸上带妆,睫毛刷得浓密,口红颜色也显眼,会被教导主任逮住训程度;她们脸上大多是一副谁也瞧不进眼里的傲气,也有你所没有的放纵。

    刚背对她们就要离开,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忽然道:“站住!”

    你没停下脚步,悦悦也紧跟着你。

    然而下一秒就听到悦悦惊道:“你们干嘛!”

    若换做平时,也许你心里早就七上八下、紧张害怕了。但或许是刚才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反而使得你现在平静异常。在你看来,其他的一切都成了无痛关痒的小事。

    你缓缓转过身,看向被其中一人拽住的悦悦,蹙起眉。

    叁个女生里,似乎有一人是带头的。这时她从两人后面走出来,径直向你而来。

    而你定睛一看,发觉她就是前几天嫌你和悦悦挡路的那人,难怪声音如此耳熟。你也不禁想起悦悦和你说过的,她似乎和Helios是同班。

    刚刚她也在教室,看到你和Helios的互动了吗?你不确定。

    当时你眼里似乎只剩那么一人了。

    思索间,她已在离你很近的地方站定。你们身高相差无几,但她显然比你气势足多了。她的目光在你脸上扫了几眼,透着轻蔑。

    “我瞧着你眼熟,”故意装作深思的模样,片刻后又做恍然大悟状,“哦我想起来了!”像是遇到了老熟人般惊喜似的。不过你却知道,来者不善。

    “不就是像几年前喝醉酒,拿刀砍死人的杀人犯嘛!”果然不出你所料。

    心像是被扎了一下,你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虽然这是事实,但这么多年,还像是个梦一样。当时你还小,什么都不懂,后来稍长大点,才明白酒精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平时瞧上去文文弱弱的父亲,也会有举刀反抗,甚至控制不住轻重的时候。所以你才那么讨厌酒。

    心里虽想了不少,可你面上还是不显。只眯着眼回视于她,没有搭话。

    许是因为没有像料想中那样被激怒,她并不满意,于是继续开口夸张地讥讽,“哇你这样盯着人家,人家真的好害怕哦——”拍着胸脯面露做作的惊恐表情,“该不会想杀我吧?”

    你明白这不过是挑衅,也没心情理会。只想快些脱离现在的情形。可转念一想,回到教室,就会更好吗?

    比起这种直白的话语,时刻揣测别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更让人煎熬。

    相较于你的平静,悦悦则截然相反。她试图甩开对方的手,一边替你鸣不平:“你是不是有病啊?怎么总是找我们麻烦?”还一边威胁,“快上课了,要是等下老师经过这儿,有你们好看!”只可惜反倒像是虚张声势。

    果然,对方不仅不怕,反而嫌她吵。这下可好,另一个闲着的女生总算找到事儿做了。只见她当着你的面,二话不说抬手就给了悦悦脸上狠狠一巴掌。

    “啪”地一声,也敲击在你的心上,你的身子跟着颤在了下。你瞧着悦悦白皙的脸颊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一双总是泛着天真的双眼,此时泪水几乎要满溢出来。

    你知道悦悦家里条件还可以,不说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但肯定是父母疼爱。怕是连家人都没打过她,一定觉得很委屈吧?

    这下没有打在你身上,却好似抽在你心里。

    你只觉脑袋“嗡”地一声,然后就失去思考的能力。

    不知多久,身上的疼痛和悦悦的喊叫声才让你又回过了神。

    原来你一时怒气上头,出其不意地还给面前的女生一巴掌;就像是要宣泄多年来的不甘和憋屈,这巴掌使了很大的力气,几乎一下将对方扇倒在地。

    她在洗手台上撑了一把才没摔倒,可也足够她火气上头,呼喊着另两人帮忙。

    一时间你被叁人围攻,拳脚相向。为了保护自己,你靠着墙抱头蜷缩。只听到悦悦不停喊着“别打了别打了”。你想叫悦悦快走,也好找老师来帮忙。

    可你怎么也出不了声,又或者说不想出声,似乎这一切本该就是你得承受的。

    而悦悦似乎是没想到那么多,只是担心你一个人势单力薄,帮你扯这个拽那个的,偏偏力气不敌。

    最后打断这场闹剧的,是一声“砰”地巨响。

    由于预备铃已响,学校逐渐安静下来,所幸是她们进来时关了厕所的门,不然怕是整个学校都能听到了。

    而这巨响,便是门与墙的碰撞声。

    她们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朝门口望去。就连你都机械地抬起头,看过去。

    来人逆着光,看不清脸,但身材高挑。光勾勒出他的轮廓,像是电影动漫中走出的超级英雄。

    你怔住了。

    所有人都怔住了。

    随后你听到有人激动地叫道:“Helios!”

    Helios没搭理,只大步走了进来,不顾这里是女厕所。来到混战之地,抬脚一踹,将踏在你肩上还未收回的脚踢了出去。

    你听到那女生“啊”地惨叫一声,侧倒在地,然后抱着小腿痛呼。

    这一动作后,Helios便不再管对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你,眼神颇为复杂。

    你知道现在的自己看上去一定很狼狈,而Helios却是那个罪魁祸首。可是,你已经气不起来了,或者说根本没那心力去气了。

    自然也没有感激他出手相救的意思。偏让你想起那次“约会”的记忆。英雄救美固然动人,可惜若是错的人,倒不如不救。反正你知道,这场殴打迟早会结束。

    你只觉刚刚打女生的那一巴掌,着实痛快!

    Helios向你伸出手,你本该拍开它的,但是你没有。

    但同样的,你也没有伸手去握紧它。

    你只盯着那只五指修长好看的手愣神半秒,然后径自将目光移开。

    洗手间里很安静。你们就这般僵持着。

    倒是刚才被Helios踹翻在地的领头女生出了声,语气是几分亲近的埋怨,“Helios,我好痛!”

    Helios的目光终于投向她。不,准确地说,该是“杀”了过去。

    “闭嘴,”他平淡又狠厉地道出这么句无情的话语。

    你觉得有些好笑。有些人明明欺负了人还卖惨。于是忍不住朝她露出个嘲讽的笑,显得你也有了几分嚣张。不像是平时的你会有的举动。

    女生委屈地望了Helios一眼,又掉头来狠狠瞪你。你却不以为然。

    而后再次感觉到Helios的目光又回到你身上,依旧没搭理他伸着的手,反而自顾自地扶着墙面站起身。身上疼的地方不少,但好像都不算严重。

    你关心地朝悦悦看去,发觉她左脸颊红肿、满脸是泪,看起来很是可怜。你不知道的是,自己看上去比她可怜多了。

    悦悦走了几步想上前来扶你,却被半路截了胡——Helios的手从你身侧探来,绕到你身后一把搂住腰,然后半蹲将另一只手放在你内膝处,稍用力就将你抱了起来。

    刚才的一切都没将你吓到,反倒是这击公主抱吓得你反手紧抓住Helios的衣领。

    不待你质问他想干嘛,Helios已出声向悦悦解释:“我带她去医务室,你帮她请个假。”

    余光里你看到悦悦瞪大眼睛慌慌张张直点头,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情况到了这份上,你反倒放松了下来,无痛关痒地想:我是不是被卖了?

    ——————————

    下一章就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