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元绿姝 > 元绿姝 第174节
    愉悦的弧度扩得很大。

    他朝元绿姝颈侧呼出一口冷气,发自内心地笑。

    身后,二人昏黄影子融汇,不可分离。

    元绿姝扶着一瘸一拐的钦玉出了殿,彼时经过外面的人不断浇水,部分火势已然被压制。

    沉烟袅袅,能看到黑黢黢的木头,零星火星闪过,秋风一吹,消沉黯淡。

    众人见二人出来,立马围上来。

    元绿姝摆手,他们退开,垂眉低目,什么都没看到,保持距离。

    两人共同罩在被褥下,钦玉靠在元绿姝肩上,面容苍白安详,眉目透出几分脆弱。

    “姐姐,我想和你一起。”钦玉咳嗽呛气,他的喉咙被烟熏得沙哑低沉。

    “只有我们两个人。”钦玉闭眼,张合嘴唇,用气音撒娇道。

    “好。”元绿姝应允。

    不知为何,众人只觉圣上和太后之间好像有什么变了。

    是和好吗?又不像,总之,无法用言语形容。

    外头还在灭火,兵荒马乱收拾残局。

    元绿姝和钦玉暂时到偏殿中歇息,只有两人,任何人不得打扰。

    元绿姝陪了钦玉一夜。

    这一夜,钦玉如疯狂兴奋的藤蔓,死死缠绕住元绿姝,挤压着她的四肢百骸,让她难以呼吸,只闻到他散发出的密集浓稠的气息。

    他对元绿姝汹涌的情愫、对元绿姝的占有欲从四面八方涌上来,包裹住元绿姝,密不透风。

    元绿姝被她的俘虏禁.锢。

    .

    元绿姝和钦玉确认了关系。

    紫宸殿要修缮,钦玉却没有住自己临时的宫殿。

    他直接住在元绿姝的鸾仙殿中。

    因为刚确定亲密关系,钦玉缠着元绿姝好几天,撒娇耍赖装可怜,加上内外伤未好,硬生生把心软的元绿姝留在自己身边。

    元绿姝在那几天都没怎么陪姜厌,视线内全是钦玉身影。

    钦玉时而会穿女装,时而直接拿元绿姝的衣裳穿。

    他喜欢这样做。

    有一点,钦玉还是不喜欢姜厌,不过在元绿姝面前他会装装样子。

    他终究是默许了姜厌的存在,亦不妨碍他嫉妒姜厌,提防姜厌。

    也因为钦玉对猫毛过.敏的关系,姜厌没再把猫带来元绿姝寝宫。

    这几日,钦玉始终处于特别亢奋的状态。

    他像一块黏乎乎的糖人,恨不得每时每刻都陪在元绿姝身边,看着她,黏人得要命。

    每天每夜,钦玉都会痴迷地看着元绿姝,目光纯粹幸福,还时常趁元绿姝不注意偷亲她。

    偷亲之后又装无事发生,又偏偏偷看元绿姝的反应。

    幼稚,像刚出生的幼崽。

    元绿姝随他。

    钦玉窃喜,从头到尾都散发出一种甜腻到极致的味道,被幸福包围,快乐到溢出身体。

    钦玉得寸进尺,从偷亲到侵略,最后向元绿姝索吻,亲吻她的唇,吞食她的唾液。

    钦玉将元绿姝抵在窗棂前,十指插.进元绿姝指缝,与她十指相扣。

    好幸福,好快乐。

    钦玉全身激起酥酥麻麻的热流,它们过电般流淌在他全身骨头里。

    钦玉脸色酡红,喉头剧烈滚动,深嗅元绿姝的香味。

    明明自己身上也是元绿姝身上散发的香味,可钦玉就是觉着元绿姝身上的更好闻,永不知厌。

    “姐姐,你好香,好香好香。”

    钦玉无比迷恋元绿姝的气味,不可自拔。

    “我爱你,姐姐,我爱你。”钦玉不断告白示爱。

    他的喘息此起彼伏,断断续续,直接覆盖住元绿姝微重的吸气声。

    “好喜欢你,最喜欢你,喜欢得想死。”他声音温柔缱绻,饱含浓稠的深情和痴恋。

    “喜欢,喜欢,喜欢......”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元绿姝意识有几分迷蒙。

    條然,钦玉狂热密集的吻情不自禁下移。

    钦玉双目旖.旎,欲色深重,低声问:“姐姐,我可不可以弄脏你?”

    “我想弄脏你。”钦玉嘟哝,“好想,超想。”让你全身都沾染我的味道。

    单单想一想,钦玉的脑袋就要爆炸,要幸福死。

    钦玉的求.欢十分露骨。

    元绿姝转瞬清醒,制止。

    她犹记与钦玉的云雨,他莽撞粗俗,像横冲直撞的野兽,根本不知克制餍足。

    那动作毫无技巧,全是一股脑蛮干。

    若非元绿姝那时不清醒,她不会继续。

    元绿姝不喜欢。

    她暂时不想经历第二次。

    “姐姐,你不想吗?”

    钦玉抬头。

    元绿姝踟蹰,没说话。

    她和钦玉对视,不太好意思说出来打击钦玉的自尊心。

    钦玉看着元绿姝,不明所以,以为元绿姝不想。

    他遂俯首,咬下元绿姝脖颈上的一块细腻的软肉,紧接着往下,吻上元绿姝盖住腹部的软滑衣料。

    钦玉的眼睛里充满深不见底的痴迷。

    “姐姐,你不想的话,那你摸一摸我好不好?”钦玉渴求道,他注视元绿姝,不忘探出舌尖舔腰带,唇色泛滥出潋滟水亮的嫣红。

    他眼尾泪痣是浓艳的红。

    元绿姝指尖一颤,钦玉的唇一点点映进她的瞳仁里,不知是想起何等绮丽画面,元绿姝白玉般的脸上浮现丝丝缕缕的赧色,不易察觉。

    她不言不语,是在拒绝钦玉的邀请。

    钦玉没有再继续动作,将全脸埋在她柔软的肚腹上,眼底盛满情.欲与爱欲。

    过了一会儿,元绿姝调整好自己,她“咳”了一声。

    钦玉抬首,瞳孔中照出元绿姝漂亮的样貌。

    在她的神色中,钦玉窥出了她表露出的一丝嫌弃。

    “下个月罢,你不是伤还没好吗?”下个月蛊虫还会发作一次。

    元绿姝道。

    钦玉懂了,也急了,神色顿时阴郁而烦躁。

    “你嫌弃我。”他声音低迷。

    元绿姝别开眼。

    钦玉压着沉戾的躁郁走了。

    入夜,元绿姝哄姜厌睡觉。

    在姜厌即将入睡时,元绿姝说:“释奴,你将陛下当做叔叔便是。”

    姜厌聪慧,知晓元绿姝是在暗示她和钦玉之间的关系,也明白自个阿娘和皇叔之间的亲密。

    她不得不接受。

    “嗯。”姜厌点头。

    元绿姝问道:“释奴,将来你想不想做皇帝?”

    “我只想陪在阿娘身边。”

    “睡罢。”元绿姝摸摸姜厌的头。

    姜厌闭上眼,元绿姝为她掖了掖被褥。

    元绿姝想,不急。

    等元绿姝回到寝宫时,钦玉已然在床榻上等她。

    .

    在数日夜以继日的修行中,钦玉脑海里全是从春宫图中学来的知识,修成正果。

    钦玉信心满满。

    他确实有一点佚?进步,约莫是差强人意的境界。

    蛊虫发作过后,元绿姝想了想,便顺口夸赞了钦玉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