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表妹不愿意 > 表妹不愿意 第57节
    苏不迟想了想,道:“就说他如果不幸死在了战场了,我会把熹儿送回俞家。”

    攸宁一顿,显然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不过还是道:“是,奴婢知道了。”

    为了把熹儿的东西全都搬进去,她们这些人足足折腾了一天。熹儿早就困了,由一位姓曹的奶娘抱着在房间里睡觉。

    苏不迟站在门口犹豫了好半天都没有勇气把门推开,最后连蕊黄都忍不住了,问:“姑娘,您到底进不进去?小公子在这里起码要住好几个月呐。”

    蕊黄说的对,难道她还能一直躲着不见不成?早见晚见,反正都是要见的,何必执着于这点事情?想着,她便推门而入。

    八个月大的孩子和刚出生的时候已经有很大的区别了,熹儿此时已经醒了过来,抱住奶娘的脖子正四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不哭也不闹,如宝石般的大眼睛既像苏不迟又和俞洵的有些神似,胖嘟嘟的小脸尤其惹人怜爱。

    苏不迟看到他后差点没认出来,鼻头一酸,心里颇不是滋味。

    第87章

    那位姓曹的奶娘应该是有人特意叮嘱过,见她们进来后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小人曹素琴见过姑娘。”

    苏不迟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她才好,见她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客气的道:“曹姑娘不必多礼,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就麻烦几位了。”

    “姑娘折煞小人了,您直接唤小人名字即可。”

    “素琴姑娘。”

    曹素琴见她一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笑道:“姑娘可要抱一抱小世子?”

    苏不迟一顿,隐藏在袖子中的手猛然间收紧。她看向熹儿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犹豫半晌后还是走了过去。

    这是她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双手紧张得不知道要往哪里放,生怕抱的不好让熹儿觉得不舒服。然而熹儿很给她面子,虽然有些怕生,但软糯糯的小手环绕在她的脖子上,乖巧的令人想哭。

    “小世子很乖,平时很少哭闹,有时候就算是睡醒了也是自己玩自己的。”

    苏不迟扯了扯嘴角,刚想说话,忽然小熹儿用额头轻轻的蹭了她的脸一下。她的眼眸再也忍不住泛起了一层水雾,赶紧把孩子还给曹素琴,逃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蕊黄追了上来,不明所以的问:“姑娘,您怎么了?”

    “我......我不能再靠近熹儿了,他迟早都是要回俞家的,我怕我越和他相处就会越舍不得。”

    以前不见尚且还能忍住放下,可现在只有一想到以后便心如刀绞。

    蕊黄重重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才好,“姑娘,你何苦这般为难自己?”

    苏不迟苦笑了声,觉得自己实在自作自受。

    这一整天她都鹌鹑似的躲在房间里不肯出去,任谁来劝说都没有用。原本以为这样至少可以麻痹自己几天,然而没想到入了夜之后隔壁房间便一直传来熹儿的哭闹声,三个奶娘轮番哄都没有用。

    蕊黄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问:“姑娘,小公子哭的这么厉害,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苏不迟咬牙,“还是不了。”

    过了一会儿哭声反而越来越大,撕心裂肺的声音让人听着心都揪了起来,这下连香浓也道:“姑娘,还是过去看看吧?奶娘不是说小公子很少哭闹吗?他现在哭的这么厉害,莫不是哪里不舒服?”

    听了这话,苏不迟便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走到隔壁的房间,就见熹儿哭得满脸通红,模样甚是可怜,“?????发生什么事?他怎么哭的这么厉害?”

    曹素琴眉头紧锁,为难的道:“以前在侯府都是侯爷哄小世子睡觉,如今侯爷不在,小世子说什么也不肯睡。”

    没想到俞洵竟然还会做这种事情,当真是让她有些意外。

    “那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叫她把俞洵找过来吧?

    曹素琴看着她,忽然道:“要不姑娘您试试吧?说不准小世子便肯睡了。”

    苏不迟顿了顿,见小熹儿明明已经困得不行却还要强撑着不肯睡,心底一软把孩子接了过来。

    起初熹儿还是哭闹不愿,但慢慢的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靠在她的肩膀上一抽一嗒的睡了过去,浓密的睫毛是甚至还挂着泪珠。

    其中一个奶娘笑道:“果真是母子连心。”

    此话一出,曹素琴立即瞪了过去。那奶娘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跪下。

    苏不迟倒也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道:“起来吧。”

    “谢姑娘。”

    她抱着熹儿在房间里走了几圈,见已经睡沉过去便想将他放在小床上。然而才沾到枕头熹儿立即就醒了过来,小嘴一瘪又开始哽咽的哭泣。

    苏不迟没有办法,只好又抱起来继续哄。可试了几次之后都是同样的结果,这小屁孩简直神了,只要一放下他保管就醒,跟开了天眼一样。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她只好道:“罢了,今天就让他和我一起睡吧。”

    听到这句话,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苏不迟把熹儿抱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边哼着小时候从大傅氏那听来的小曲一边哄熹儿睡觉。

    这圆滚滚的小家伙倒是终于睡安稳了,不过她自己却几乎一晚上都没睡,生怕翻身的时间会压倒这个小家伙,所以只要一有什么便会立即惊醒,直到快天亮时才睡了一会。

    清阳曜灵,和风容与。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高悬在苍穹之上,她睡意朦胧的睁开眼立即就去看熹儿。熹儿此时已经醒了,正抱住自己的小脚丫往嘴巴里塞,时不时还会发出一声兴奋的“呀”。

    如此乖巧又软糯的小团子让人看得心都快融化,苏不迟拉开他的小脚丫,凑到他的小脸旁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才起身把蕊黄叫进来。

    俞洵出征,她没有去送。她见识过俞洵的决心和毅力,所以这场战必然会赢。

    不过从这之后熹儿每天睡觉都要苏不迟陪着才行,不然便会一直大哭不止。她也尝试过几次狠下心,但都以失败告终,只得日日肩负起陪这位金贵的小少爷睡觉的重担。

    苏不晚对这小子没什么好感,每次见到他都非要把他弄哭不可。熹儿哭起来奶娘是哄不好的,最后还得靠苏不迟。几次下来弄得她也烦,忍无可忍之下狠狠的踹了苏不晚一脚,这才消停。

    苏不晚委委屈屈的坐在一边,看她给熹儿喂米糊吃。

    小孩子长得很快,几乎几天就会变一个模样。这日苏不迟正在和香浓交代胭脂铺里的事情,忽听到身后的蕊黄兴奋的叫道:“姑娘,您快看,小公子居然能够自己站起来了!”

    她一惊,赶忙回头看去,就见到熹儿自己抓住栏杆站在那儿咧嘴直笑,不过只一会儿便又摔坐在他的小床上。

    苏不迟欣喜如狂,几步上前将熹儿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了一口。这种看着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一点点长大的感觉是无比的美妙和幸福,也是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相比的。

    她仔细算了算,熹儿到她这来都已经有三个月了,也不知道前线的战事如何了?如今苏不晚已经入翰林院为官,偶然也会带回来一些消息,不过形势大抵都不容乐观。

    挛褆恪蛰伏五年,此次是有备而来,边关的危机程度相比于当年的壕城之战不遑多让。这是一场硬仗,不过她还是很相信俞洵。

    用完午膳后,苏不迟坐在院子里教熹儿说话。他现在已经能偶然嘣出来一两个字了,不过还不能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这时,门房的人来报,说前厅来了一位姓陆的公子。京城姓陆的人家不多,而她认识的更只有一个。

    苏不迟赶忙叫奶娘把熹儿抱回去,自己则匆匆赶去了前厅。一看,果真是陆显,“臣女见过太子殿下。”

    陆显摆手示意她起来,“免礼,熹儿最近可还好?”

    说到熹儿,苏不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能吃能睡,小胖子一个。”

    “那就好,孤今天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苏不迟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殿下请说。”

    “前几日我军大败匈奴,并且生擒了对方的主帅挛褆恪。此后十年,匈奴再无力侵扰我大虞的边境。”

    苏不迟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不过同时也忧虑起来。俞洵回来后熹儿便要被送回俞家了,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她是真的舍不得熹儿......

    “恭喜殿下平定匈奴之乱。”

    陆显脸上却丝毫没有喜悦之色,道:“子殊失踪了。”

    苏不迟一愣,顿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挛褆恪被擒之后,他的残部为了把他救出来抓走了镇国公沈毅的孙子。镇国公对子殊有教导提携之恩,所以子殊一定要去救人。结果不小心中了对方的埋伏,掉下山崖至今生死未卜。孤命人在山崖底搜寻了五六天,可至今都一无所获,只怕.......”

    苏不迟脚一软,踉跄了两步才定住身形。她想起她爹噩耗传来的那天,也是同样的情景,也是忽然有人来告诉他她爹死了的消息。如今这个情形又再次上演了,同样是坠崖,同样是生死未卜,也同样有可能尸骨无存........

    她脑中一片空白,陆显之后说了什么几乎都没有听进去。

    陆显见她这副模样,重重的叹了口气,“孤会派人继续去找,如果有消息孤会及时告诉你。”

    苏不迟勉强找回了一丝神智,屈膝谢过。

    送走陆显之后,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回到房间,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汝昌郡主听到消息后急急的赶来陪她。

    白云遮住了太阳,屋内瞬间暗淡无光。汝昌郡主走到她的面前,轻轻的握住她的手道:“不迟.......你还好吗?”

    彼时苏不迟正坐在窗前,闻言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俞洵还在的时候,我恨他总是一再的强迫我。如今他死了,这些恨反而一下子就消失了。人死如灯灭,能记住了似乎也只有那些他对我好的画面了。”

    “太子不是说还没有找到尸体吗?兴许他还没死也说不定。”

    苏不迟摇了摇头,“当年我爹坠崖之后,我娘也是这么认为的。她派人去出事的山崖底寻找,可找了两个月都没有找到。我看着我娘一点点的憔悴下去,最后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我就在想,如果她不是一直抱着这份虚如飘渺的希望,她也许不会死。这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

    汝昌郡主喉间一涩,紧紧的抱住了她,“不迟,你还有我们,我们会一直陪着你。”

    第88章

    ◎正文完◎

    “我没事,我只是有些担心熹儿。”虽然她曾经说过如果俞洵死了,她会把熹儿送回俞家,但熹儿现在还这么小,俞家那几房的人也都不是好相予的主。现在把他送回去,苏不迟实在放心不下。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想带熹儿回云中。”

    汝昌郡主一顿,“为什么?你待在在这里不好吗?”

    苏不迟看向窗外,眼神无比的落寞,“京城不适合我,我想回云中了。”

    汝昌郡主看了她半晌,重重的叹了口气,“只怕太后娘娘和俞老夫人都不会同意。”

    俞洵出了事,熹儿便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将来势必是要继承了武安侯府的爵位。以太后对俞洵的疼爱,根本不可能答应。

    苏不迟也明白,不过她已经想到了办法,“总要去试试才行,熹儿现在在俞家其他人的眼中就是一块肥肉,我不能把他留在这里。”

    “如果你决定好了,那我便帮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留下。”

    苏不迟勉强扯了扯嘴角,“谢谢你。”

    翌日一大早,她派人给太子送去了一封信,信里恳求他帮自己说服太后,而她自己则去了俞府。

    再次站在武安侯府的门前,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回首这两年多来的经历仿佛像是在做梦一样。

    守门的人看到她后很是惊讶,连忙把她请了进去。苏不迟进去后才现在府内挂满了白幡,但府外却没有,奇怪的问:“人还没有找到,为何现在就挂上白幡了?”

    “是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说正因为还没有确定侯爷是否还活着,所以才要提前准备。万一侯爷要是真的死了,他在地下?????无人烧纸超度该多可怜啊?”

    苏不迟喉间发苦,有些后悔没有把熹儿一块带来了。

    来到松寿堂,再次见到老夫人,她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原本头上还能看到些许青丝,此时全都花白,走路需要榴枝搀扶,精气神也大不如从前。

    老夫人看到她后稍微提起了一些精神,道:“不迟,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