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与神官[综] > 分卷(147)
    哼,失去了一次才会懂得珍惜, 这小鬼还算上道。

    梅杰德大人别扭地哼哼了几声,抛开自家孩子被刨走的不爽的老父亲心态,法老王的所作所为在它看来,已经是完全挑不出错的完美了。

    毕竟有了过去那么多的坏到极致的噩梦做铺垫,如今的奥兹曼迪亚斯下定决心要守护塔希尔,这句话并不只是心里想想, 嘴上说说。

    他会保护爱人于危难之中,他会为爱人献出一切,做所有自己能做到的乃至于超越能力范围的事。

    这份心可以详之又详地感知到, 塔希尔从没有感谢过拉美西斯,他们之间并不需要这个多余的步骤。

    就是这样珍贵的温暖,曾经甚至不能出现在奢望中,如今却真实地得到,让塔希尔倍加珍惜。

    他本以为,像现在就好。

    拉美西斯会一心想要守护他,他虽不至于如爱人所想的那般脆弱, 可领了这份情, 也会按照自己的方式, 用同等乃至于更多的心予以回报。

    只是, 有一点塔希尔始终忽略了,直到此刻才终于意识到。

    那就是,拉美西斯, 他对他的【爱】,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

    他在此前从没有真正地体会到。

    唯独此时此刻。

    不顾反对硬要以这等张扬的方式出现的法老王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收敛了笑意。

    塔希尔一直关注着他,奥兹曼迪亚斯面上的表情变化即使再细微,也不会逃过他的双眼,自然更不要说王其实并没有掩饰。

    拉美西斯?

    因为觉察到有一丝不对,他叫了他一声。

    可能这是他们重逢之后第一次,法老王没有回应爱人的话,而是沉默着将他放下。

    再抬手,却只是用食指的指腹轻柔地揉开金发英灵眉间微现的纹路,让他的眉心舒展,仅仅留下了一点惊讶的痕迹。

    可塔希尔的惊讶之色很快就消失了。

    他似是在与王的目光交接之中明白了什么,清澈的眸中浮现出了自深处泛开的涟漪。

    一定要这么做吗,拉美西斯。

    在王的指尖离开眉心时,塔希尔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们将彼此间的交流隐藏在了短暂交触的视线里,无比轻易就了解了对方的所思所想,也明白了对方接下来将要做出什么举动。

    奥兹曼迪亚斯自是知道,塔希尔对他此时想做的那件事并不赞同,原因不是不可行,而是,肉眼可见地会影响到他。

    没关系,塔希尔,不用担心。

    因为心知这个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所以王只是这样回答:我不是以这个国家的现行统治者的身份站在这里。虽然过去是,但现在,我不过是想将一件事告知于天下所有被蒙蔽之人罢了。

    说完,一如昔日还活着的时候,年轻的法老王站在神殿前的高台之上,俯视着自己曾经所统治的土地,还有自己曾经的臣民。

    看这些面孔,到底蕴含了多少愚昧啊。

    王粗略地环视了一周,便发出了这般感慨。

    尼罗河的河水还在远方奔腾流淌,匍匐于大地之上的无数凡人在呆愣中抬头,仰望神殿上方光辉的景象,一时间竟然无比静谧。

    这里的人还都不知道法老王在说什么。

    但他们知道的是,那位神的化身,在地上贵不可言的男人,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右手紧握住了另一个人的手。

    那人不是他们认知中任何一个能与王双手相握的人选,甚至于,更不可能有资格与神在地上的化身并肩而立。

    可神不仅这么做了,还拉着那人,站在了更加光亮之处。

    这个地方果真耀眼无比。

    好似所有的阳光全都感应到世间最尊贵之人的存在,积极地汇聚于此。

    也有可能是因为无数人的目光集中在此处,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带有极其刺目的光。

    两人站在最高处,其余人都在下方。

    塔希尔从未沐浴在如此闪耀的光芒之中。

    对他而言,这是只有太阳才能抵达的高度。

    过去最接近这份光亮的时候,是伟大之王登基加冕的那一天,他手捧王的冠冕,一步一步走向光芒最盛的前方。

    那一天

    光太灼热了,也太刺眼了。

    只是一介凡人的双眼没有那份幸运,在最近的地方直视太阳的辉芒,竟然完全无法看清。

    确实。

    那时候塔希尔的眼睛已经几乎看不见了,所以,他其实是没有亲眼见证过拉美西斯最辉煌的时刻的。

    看见了吗?

    这个声音让塔希尔从回忆中惊醒,他以为这是在询问自己,可其实并不单是问他。

    奥兹曼迪亚斯像是在问所有人:余从这些面孔上看到了多么丰富的表情。震惊,怀疑,嫉妒还有怨恨,唔,真是不出所料,你们是不是在想,这样一个罪人,怎么有资格与法老并肩而立呢?

    没人敢回应,即使有相当一大部分心声与此言重合。

    而王并不需要回答。

    他真正想做的事情,不是为了得到什么答案,也不是让这些与昔日的自己一样被蒙蔽的凡人醒悟什么。

    你们之中的一部分人因为一己私欲而怨恨他,另一部分人对真相一无所知,只是在被混淆了的真相里随波逐流而已。

    无妨,仅此一次,余宽恕你们。

    王说道。

    毕竟,即使是余,也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话音落下,法老王就发现自己的掌心被捏紧的力道加重。

    但他还是狠下心,继续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完。

    重新回到这里,余要向世界告知这一个事实:余和他的爱,没有任何见不得光的地方。余的爱人不需要接受任何指责,因为他对这个国家的付出无人可及,就算是神也不能否认。

    在父神的注视下,如果无辜的罪名能够洗刷,我们的爱能够得到众神的祝福那就将庆贺的光华洒落在我们脚下吧!

    王拉起了他的爱人的手,傲然地向前走去。竟是要走下长长台阶,到地面去。

    他没有再看塔希尔,就像赌气一般,在心中已经认定了爱人一定会顺从自己。

    而这种情况不顺着他也是不行的了。

    塔希尔的双眼不再黯淡,但在此刻却莫名地有些发涩。

    许是迎面而来的风沙太大可下一刻,王的白色披风遮挡在眼前,霸道地占据了他全部的视野。

    不用这样的,拉美西斯。过去已然成了过去,即使争了这口气,也无人能理解。

    塔希尔本想要这么说,他还想告诉他,自己从没有埋怨过,也从没有后悔过。

    但从手心处传来的热量前所未有地滚烫,直直地烫到了他的心中。

    就算如此炙热,也不舍得放开。

    因为王竟想要用这种强硬决绝的方式,来守护他。

    那还有什么阻止的理由。

    与当初极其遥远的那个时候不同,金发的大祭司紧跟上面色冷峻的法老王的脚步,并且加快了速度,与王并肩而行。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们,看着他们双手紧握,目光平视前方,从神殿的高处坦然走向地面。

    不知从何处来的光柱始终照亮他们前进的道路,就像无声的祝愿和指引。

    他们来到地面,也不停留,径直穿过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那条自行退让出的通道无比宽敞,仿若专属于王与大祭司两人,再无他人能够插足于两人中间。

    大抵也就是这个时候。

    法老王的冷峻神情被逐渐温柔起来的笑意取代。

    大祭司大人,余表现得如何?他带着一点骄傲问道。

    被询问的对象神情倒是不变的淡淡,顶多在某个时刻,微不可见地昂首:不怎么妥当。

    作为王也太任性了点吧,陛下。

    那么。任性的陛下再问:作为你深爱的拉美西斯呢?

    这次,大祭司大人嘴唇微张,总算是给出了不那么冷淡的回答:尚可。

    这个人啊

    果然是笨蛋啊,拉美西斯。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正文完结,提前啵啵支持到现在的老爷

    第151章 完结章

    直到面上带笑走出很远之后, 奥兹曼迪亚斯才对塔希尔说:刚才我说得严重了些,其实, 还是有一部分人始终支持着你,我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了。

    怎么了,你还担心我因为没人理解难过吗。

    塔希尔对法老王总是在这种时候体现得最是淋漓尽致的慎重已经习惯了,更何况,他所担心的那些事,本来就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

    并不是在与王并肩傲然穿过重重人群的时候, 在更早以前,塔希尔就知道,在这个绝大部分人都将他视作罪人的国家, 还是有那么一个少数群体始终信任着他。

    他们是他曾经帮助过的人。

    虽然只是在神庙,以大祭司的身份尽自己的职责。

    但是,谁都不能否认,在卡纳克神庙的大祭司还是塔希尔的那些年里,有无数穷苦之人得到了神庙的接济,得到了食物和蔽身的衣物,得病不必等死, 到神庙来, 也能得到最为珍贵的治疗。

    这些人中有贫民窟的住民, 塔希尔少年时就常去贫民窟, 很多人都见过他。

    也有在埃及地位最低的奴隶,他们在每年庆典的日子能够走上街头,也就是在那时得以目睹圣船上的大祭司的风姿。

    会一直记得大祭司, 一直感激大祭司的,也就是这样一个群体。

    所以,他们在得知大祭司重新出现在底比斯时,可以勇敢地出来救走他,带着他躲避士兵的追捕。

    他们

    法老王伸手拥住在自己又不知晓的时刻遭受了一番磨难的爱人,几经停顿,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这样,才无愧是余的臣民。

    还有哪里难受吗?让我看看。狮子王着实可恶,我一定要

    已经被另一个你治好了,不用看了。

    塔希尔故意不,他只是随口这么说。

    然后数了三秒,等来了意料之中的王的炸毛:塔希尔!不要提起那个家伙!

    因为心里又开始酸意泛滥,奥兹曼迪亚斯暂时性略过了狮子王的话题,气冲冲地将塔希尔拉到太阳船上去检查伤势,不亲自看一看,他不放心。

    塔希尔当然不会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小事上惯着他了。

    大祭司大人用一个眼神将法老王镇压,其后就变成了,两人像在上个世界四处游玩时那样,依偎着坐在太阳船上,俯瞰着阔别了数千年的熟悉的万物。

    在太阳行驶过的高度向下望,所得到的景色独一无二。

    不仅一眼便能将万里风光尽收眼底,此时此刻,还能有一股豁然开朗的浩荡之气涌入心中。

    从古至今,这都是只有王(太阳)才能欣赏到的风景。

    如今,你终于能和我一起观赏了。

    王低沉却不掩温柔似水的嗓音在耳旁响起,如同太阳一般炽热的温暖也在同一时间袭来,一下子就将咫尺间那颗冰凉的心浸没。

    塔希尔将奥兹曼迪亚斯伸来想要抚摸自己面颊的那只手握住,虽然阻止了这个举动,但他却主动将男人滚烫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正对着心所在的位置。

    出现在特异点的埃及,和真正的埃及还是有不少差别的啊。他在温暖中慢慢闭上眼,口中却如实说道。

    话是这么说。奥兹曼迪亚斯不以为意:我们只是看看而已,在这里要发生什么,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是吗。

    当然那群要修复人理的凡人不是在么!正事不好好干,居然还让你替他们费心。

    法老王耿耿于怀地哼,显然王妃间接为了这个特异点受重伤这件事是过不去了,小心眼再度发作。

    塔希尔:你啊。

    不过他也不再说什么,还没到必须出手的时候,在那之前的悠闲时间里,是可以随心所欲一点。

    你的臣子也不管了吗。

    不管。

    那被你这么一出闹出来的骚乱呢?

    哼,有人会去管的!

    至于那个人是哪个人,这就更不需要明说了,说出来就是煞风景。

    随便看看?

    好。

    不过,在那之前

    王忽然停顿了一下。

    塔希尔,我还要去一个地方。

    他还是不曾明説自己想去哪里,塔希尔却早就已经猜到了。

    这是特异点,拉美西斯。

    再度提醒了一次,可奥兹曼迪亚斯依然摇头:我明白这么做什么都不晕改变,只是还是必须去,不然,我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王说到了这一步,塔希尔自然无法再反对。

    只有一声轻叹从他口中传出。

    去吧。

    于是,太阳船在某个地方停止不前,并且降落到了地面。

    破败凋零的那座神庙就在视线的尽头。

    老祭司每日每夜都在神庙中,披着浓稠黯淡的阴影,将自己的身心,全部献给心中唯一的神。

    今日也是如此。

    前不久突然闯入的意外,似乎还是没有影响到他半分,正午的仪式照常在一片压抑至极的死寂中进行。

    他从快要枯涸的湖中打来了一盆水,因为每时每刻身体都在腐朽,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僵硬,步伐更是蹒跚。

    难以言说的痛苦就隐藏在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之中,可老祭司仍旧无言地忍受着。

    即使湖水干涸,他还是要做这一件事。

    即使无人理解,他还是要做这一件事。

    即使海枯石烂,他还是要做这一件事。

    数不胜数的漫长岁月,斗转星移,太阳有无数次升起,再从堪比废墟的神庙上空划过,都没有一次仁慈地将光亮施舍给这个早已失去所有光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