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 娶了隔壁姐姐后(GL) > 分卷(54)
    随着圣上苏醒的消息传出,朝臣还没探知是怎么回事时,随即又传来了贤王谋反的消息,接着城外来了很多流民纷纷拿着武器作乱,一时间厮杀声起血流成河,朝廷用了两天时间平息动乱,并发布公告公布贤王谋逆已经死在叛乱中等诸多罪行,那些流民都是贤王圈养的私兵所扮等等,百姓得知真相纷纷唾骂贤王死有余辜。

    灵越处理完这些事才回到公主府,跟曦月腻歪缠绵了一晚,翌日才抽出时间召见安吉。

    安吉听五公主召见,知道这是尘埃落定了,跟着侍女来到一座亭子前,抬头看那亭子被竹帘挡着,亭子正前方是一处梅林,心道这五公主不会这么冷的天约她在这里看雪中寒梅吧。

    安吉正在心里嘀咕,听侍女让她独自过去,笑着谢过抬腿往亭子走,掀帘进去后看灵越坐在里面煮茶,嘴角扬起笑意:哈你终于出现啦,我见你没在怜姑娘身边,还以为你们分手了呢,如今见到你我就放心了。

    她可没乱说,她真这么想过,毕竟她们这样的虽然在这里很稀有,但保不齐也有喜新厌旧的渣女不是,没假客气一屁股坐到灵越旁边,端起递给她的茶杯就喝了一口,别说这喝着茶看外面的寒梅别有一番意境,而且这里因三面都用帘子挡着没啥风不说,这四周还烧了好几个火炉,所以坐在这里一点都没感觉到冷意。

    灵越拿着茶壶的手一抖,看着溢出来的茶杯,直接把这杯茶放到安吉面前,自己又重新拿了一个杯子倒茶,倒完放下茶壶张嘴嘲讽道:几年不见你这脸皮越发厚了,我们就不用你操心了,听说你这几年过的不错啊,孩子都有了。

    安吉闻言嘿嘿一笑,只当这话是夸她呢,笑着回道:那是,我闺女可优秀啦,才四岁那三米高的墙嗖的一下就翻了过去。话匣子一打开就有点收不住,喝着茶跟灵越叙旧。

    灵越在一旁含笑听着安吉说话,当听到他们村的变化时,非常感兴趣的引导她说下去,大河村开办酒坊,村里富户入股还给村里留了干股,按照安吉的话说现在全村大多数人家都住上了青砖瓦房,村里还有学堂,村里的孩子都能免束脩上学,还聘请了村医专门给村民看病,请夫子大夫还有学生用的笔墨纸砚等费用,都是用村里的分红银子支付,还给贫困户设立了生活保障银子,不但如此村里还用酒坊的分红,买了有六百亩地的庄子作为村田,这一切都让她非常感兴趣,真没想到大梁还有这样的村子,这般想着眸中闪过思量。

    安吉喝完第三杯茶,才纳闷说道:不是说五公主召见我吗,怎么还不来啊。话落总觉的自己忽略了什么。

    灵越闻言被逗笑了,合着跟她说了这么半天,竟然不知她的身份,行吧,她现在明白安吉为什么见到她这么自然不客气,原来只是把她当作故人了。

    第84章

    安吉终于察觉出不对劲了,想到那名侍女的态度,还有她来后的情景,五公主召见她,这说明灵越就是五公主,所以她才会在这里,想明白后看着灵越眨眼问道:你是五公主?你不是姓灵吗。要不要这么有欺骗性。

    灵越眸中含笑说道:我姓梁,灵越是我的名字。

    安吉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五公主会出现在渠县啊,所以即便见到怜曦月,她也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想到她刚刚自来熟的样子不由一阵牙疼,她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不,刚刚都是人家五公主给她倒茶伺候她,想罢牙更疼了。

    灵越看了好笑抿了口茶水说道:不用拘谨,咱们刚刚聊的不是挺好的吗,你就把我当成渠县见过的灵越即可。她挺喜欢这么跟安吉说话,很轻松,不用说句话都要心思百转,这感觉真让她怀念。

    安吉听后放心了,说实话她也不知道怎么跟公主相处,刚刚聊的那么嗨现在毕恭毕敬的别扭不说,还感觉自己特别虚伪,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后笑道:既然公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灵越闻言笑着调侃:不容易,你还知道客气二字。

    安吉

    安吉没理会灵越的调侃,当然她也没敢怼回去,不知道和知道说出来的话那就是两个意思了,这点分寸她还是有的,想到灵越给她的令牌,心里不由美滋滋,钱金珠说过圣上有意立五公主为太女,那不就是说灵越有机会当女皇吗,哈哈,真没想到来到古代还能认识国家一把手级别的,下任女皇给的东西岂不是可以当做传家宝了。

    想罢高兴说道:公主啊,您给我那块令牌我准备当传家宝传给我闺女了,您不反对吧。那块牌子材质特殊中间是越字,四周隐约刻着凤凰图腾,她觉的这东西挺特殊的,又是五公主给的,可以留给南风做个纪念。

    灵越闻言嘴角微扯,拿她给的身份令牌当传家宝,这话听着怎么有点怪呢,嘴角微扬笑道:你高兴就好,那东西别丢了就行。

    令牌上的凤凰图腾是皇室象征,大梁朝建立之前,凤凰就是他们梁家的图腾,而且根据族谱记载,梁家每隔几代就会出现能力出众的女族长,这也是为什么皇室会陆续出现女帝的原因,梁家的传统只要保持血脉纯正即可,像她将来要是继位没有孩子的话,那不是有兄弟家的孩子吗,哪个侄儿优秀她就选谁当继承人,她才不要跟圣上一样,整日忙着处理朝政还要抽空去生孩子,十月怀胎有九个月是怀着孩子上朝的,光是想想她就受不了,当然最主要的是她已经有了挚爱,所以自然不会容许自己做出格的事。

    安吉笑着应道:那么重要的东西自然不会弄丢,对了那毛十三怎么样了。话说她还是很关心这位仇家的。

    灵越闻言一笑,知道安吉为什么这么关心毛十三,随口说道:三日后参与谋逆的人会在菜市口行刑,你可以去看看。

    这些年贤王在大梁各地秘密培养私兵,这些私兵用难民的身份来京,贤王的阴谋是在圣上昏迷不醒期间联合大臣消弱她的权利,并散布谣言说她给圣上下毒想篡位,等圣上没了后再用这些私兵逼宫,这诡计一环套一环,这次要不是毛十三派人偷袭安吉,被安吉发现了端倪,弄不好贤王的阴谋就得逞了。

    安吉听了这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亲自去看还是算了吧,她怕会做噩梦,看灵越想拿茶壶,安吉先她一步拿起茶壶给她倒茶,呵呵,刚刚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哪里还敢让公主给她倒茶。

    灵越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口才说道:这次你的功劳不小,说说想要什么奖赏。安吉提供线索这事除了几人知道外并未泄露出去,这么做也是想保护她,不然让贤王的余党知道破坏他们计划的是安吉,还不得追杀她到天涯海角啊,所以这奖赏由她私下给予。

    当然安吉要是另有想法她也会成全,不能让她做官但爵位还是能给她要来的,但这样就把她暴露在明面了,不知她最后会如何选择。

    安吉听后连忙摇头说道:奖赏就不要了,我只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即可。她心里清楚她这次拉了多少仇恨值,只求五公主能看在她立功的情分,保她和家人平安,再说她主动提供线索,说白了还是为了自己,人不能太贪心,不能为了富贵把自己和家人置于危险之地。

    灵越闻言笑了,她可是记得安吉在钱财上从来不吃亏,这次竟然连奖赏都不要,可见此人胸有丘壑,跟安吉简单说了下她的处理方式。

    安吉听后心里松了口气,真心谢过后提出告辞,她们是来玩的,来这里几天了京城还没逛过呢,而且在公主府呆着有诸多不便也容易引人注意,所以还是搬到钱金珠的宅子里住比较好,说白了安吉就是想回到普通生活中,皇家给的富贵不是那么好享的,不得不说安吉想的通透,她这样的做派越发让灵越高看,并作出承诺这奖赏随时都可以问她要。

    安吉等人在下午时悄然离开公主府,一行七人三辆马车往钱金珠在京城东边的宅子驶去,安吉和白茶从车窗看着外面,前些天还清冷的街道上现在已经变的非常热闹,并且商铺外已经开始售卖年货,看到这里忍不住感叹道:这京城人接受能力都这么快吗?不是前两天才动乱过吗。

    白茶嗔了安吉一眼:浑说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圣上平安无恙百姓自然可以准备过年了。

    安吉闻言嘿嘿一笑,估计每次皇权交替时都会发生动乱,想来京城百姓已经习惯这种阵仗了。

    白茶轻靠在安吉怀里,突然特别想念大河村平静安逸的生活,轻启朱唇呢喃道:过完年咱们回去吧。

    安吉伸手环住媳妇的纤腰,把下颚搭在她的肩膀上,此时心里生出跟白茶一样的想法,她也有点想大河村了,在媳妇耳边笑道:看完花灯就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少哈,见谅,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本文进入尾声啦O(_)O这一、二、三天应该会完结,囧。

    作者君思量又思量决定下本按照预收的顺序写,这本完结写《这是个神奇的世界》算是《终身大事在古代解决了》的续集,写杨云筱秦羲和修真故事,开这本是为了弥补终身里的遗憾,希望别把她俩毁了,哈哈,想看的宝贝可以收藏下,谢谢O(_)O

    肯定有宝贝会问为啥不先开《南风知你心》呢,理由是作者君需要时间忘记本文,不然写起来没有新鲜感,囧,感谢给本文投霸王票与营养液的宝贝们,谢谢,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O(_)O

    第85章

    正午时分,菜市口行刑现场很多百姓围观,大家对着人犯指指点点,有些人更是边哭边骂,那脸上悲伤的样子瞬间触动周围的人,他们的家人都死在了动乱之下。

    毛弘毅站在最前面看着刑场,有些浑浊的眼里闪过痛心,毛家药铺在十三出事时已经关门,今日给十三收尸后,他们毛家会撤离京城,族长把十三交给他,是他没有引导好,害了十三害了毛家,几代人经营的心血毁于一旦,让这位平时睿智的老者差点垮了下去。

    毛十三被官兵带上来,两眼呆滞的跪在刑场上,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是如何暴露的,为什么五公主会那么精准的直接抓他,他做的不过是给贤王提供沧溟草,剩下的他根本不知道,而且沧溟草是他秘密去采的,他敢保证跟去的人谁也不会泄露。

    他本以为就算事发,一时也不会查到他身上,听到准备行刑的话,察觉到刽子手已经站在身边,有些茫然的抬头想看看可有毛家人在,当看到叔公被堂叔搀扶着站在那里看着他,毛十三瞬间红了眼眶。

    十三做营生要脚踏实地,不能总想着走捷径,特别是咱们开药铺的,更应该心怀仁心才是。老人的教诲犹言在耳,可惜他当时没有听进去。

    注意到刽子手已经举起刀,眼中布满歉意愧疚的看了老人最后一眼,刚要闭眼注意到叔公后面的身影,顿时睁大双眼,原来是她,咔嚓一声刽子手手起刀落,鲜血四溅人头砰的一声落地,那瞪大的双眼里布满着不甘心。

    安吉看到毛十三人头落地,忍着胃里翻腾悄然转身离去,一个想要她命的仇人,如果不亲眼看着他被行刑,心里始终会留着一丝不确定,她刚刚注意到毛十三看到她了,毛十三的眼神让安吉明白,他在最后时刻知道是她破坏了贤王的计划,嘴角扬起一丝自嘲,她这也算让毛十三当了个明白鬼。

    安吉转过两个街口走进一家酒楼,她和白茶今天是特意来这里吃烤鸭的,看毛十三咔嚓只是顺便而已,上了二楼看了眼钱喜钱翠坐的那桌,那俩人已经吃上了,笑了笑走到角落的位置,在媳妇旁边的位置坐下。

    她们入住钱金珠的宅子后,当天萧明花和萧明雪就带着南风去了城外的清远道观,说是带南风去拜见师门长辈。

    安吉乐得没有电灯泡,跟看宅子的管家询问了京城的特色后,安吉和媳妇开启了京城之旅,当然钱喜钱翠两人会远远的跟在后面保护她们,这让她们玩的更放心,今个临时起意去菜市口,也是知道白茶有人保护才放心去的,桌上的菜一动没动知道这是等她呢。

    安吉讨好的给媳妇盛了勺鸭架汤,笑道:尝尝看,都说这里的烤鸭是京城一绝,看看有没有府城的八宝鸭好吃。话落夹了张小饼,刷上酱料放上黄瓜葱丝香菜鸭肉等,卷起来放到媳妇面前的小蝶里。

    白茶看安吉两手空空的回来,喝了口汤一脸纳闷问道:你不是说去买东西吗。刚刚神神秘秘的突然说要去买点东西,还不让她跟着,她刚刚在这里等着越想越可疑。

    安吉闻言眨了眨眼一脸无辜说道:卖没了。话落正好有人说起了今天午时菜市口刑场的事!安吉心里这个郁闷,好不容易说了个谎,这拆穿的时间也太快了吧。

    白茶听了哪里不知安吉去干嘛了,这人竟然还骗她,斜睨着安吉嗔笑道:卖没了是吧。伸手在安吉腰上就是一掐。

    安吉

    正月十六皇上下旨册立五公主为太女,册封典礼定于下月举行,连着两位女帝,一时间成了京城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安吉在出京前听到这么个消息,心里为灵越高兴,虽然跟灵越接触不多,但经过那次亭中长谈,明白这位五公主能力卓绝胸襟广阔心有百姓,相信她能开创一个全新的大梁盛世。

    而且这段时间她在京城游玩时听到一个消息,圣上有意开启女子科举,也不知这消息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她家南风以后岂不是有机会做官了。

    安吉一行人回去时,走的另外一条路线,边走边玩在三月中旬回到大河村,看着熟悉的村路亲切不已,在外游玩虽好,但始终没有家来的亲切。

    安吉赶着马车,白茶坐在她身边,遇到村民会亲切的打招呼,碰到相熟的会送些礼物寒暄一会。

    安南风等不及了,按照她娘这个速度什么时候能回去,于是嗖的一下窜了出去,咯咯笑道:娘,我先去找旖旎姐姐啦。

    安吉和白茶看了好笑,南风这一路都惦记旖旎,给人家买了好些礼物,最让她们觉的好笑的是,有时候小家伙会做出一副思念的样子唉声叹气,把她们逗得直乐。

    萧明花对钱喜做了个手势,然后挥鞭赶着马车先行一步,越过安吉马车时笑道:你俩慢慢磨蹭吧,我们先走了,一会去我那吃饭。她们跟安吉不一样,虽然在大河村住了几年,但真没那么多熟人。

    安吉

    两人回到家已经是一刻钟后的事了,车里的礼物分出去大半,也收获了不少八卦,没想到她们才离开半年,大河村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这让两人心里唏嘘不已。

    安吉赶车在家门口停下,只见小家伙一脸伤心的坐在门前台阶上。

    安吉和白茶互相看了看,知道闺女是没见到旖旎,刚刚有村民跟她们说李家的孙女被她娘给接走了,李师傅几个月前突然吐血病的不轻,不然也不会让人把孙女带走。

    白茶刚刚听了一脸懵,旖旎的娘不是改嫁了吗,怎么又突然出现把旖旎接走了呢,而且李师傅为什么身体不好啦,她们走时不是好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