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小师弟为何这样 > 小师弟为何这样 第116节
    带领着他们让人间重新恢复秩序,否则他们因为仙魔大战的事情个个身上沾满了业果,怎么可能放下凡人深陷水深火热,他们去求仙问道。

    这期间从最开始闹崩的时候,宴春有一段时间名声特别的臭,甚至还不如魔族的魔修。

    修真界的正道一些修士,因为她“不识抬举”,仿佛都忘了这天下是谁救下来的,都在唾骂她心中无天下苍生,德不配位,做不了正道仙首。

    但随着被各处四起的邪祟碾压,这些修士的骂声开始减弱了,而后渐渐地风向转变。

    尤其是尹玉宸多次带着魔修去人间救助凡人,甚至是屡次救助修真界的弟子。

    魔龙每次现世,吞噬的都是邪祟。

    不出多久,尹玉宸也在正道之间得了个称号,玉面魔君。

    有一些正道的仙子们,甚至因为见过了尹玉宸,都在悄悄地私下讨论着,他的样貌见之难忘,被看上一眼就想跟他走,甚至愿意为他而死。

    这种当然是因为尹玉宸本身为欲望化身的原因,修为低微的修士,和人族没有什么区别,大多数屈从自己的欲望。

    尹玉宸他想勾引谁,都不需要手段。

    反正在人间临近年关的时候,疲于奔波的各个大小宗门全都联合在一起,齐聚衡珏派,答应了当时宴春提出的要求。

    亲眼见证仙魔联合。

    不过正道妥协了,在宴春的意料之中,却让友臣十分的愤怒。

    “现在知道妥协了?!这都几个月了,现在人间都乱的不像样子,他们妥协我还不想管了呢。”

    友臣拍着桌子啪啪响,对宴春说:“他们愿意干什么干什么,被业果所累,修炼不了跟我衡珏派有什么关系?”

    “衡珏派现在弟子不多但是挺有秩序的,我还真的看不上他们了。”

    宴春忍不住笑,反正她无所谓,听友臣发完了牢骚,看他把那些宗门的仙首全部都拒之门外,当然明白友臣这是在给她出气呢。

    宴春转而去看伏天岚和宴高寒。

    两个人伤势都已经稳定下来了,也开始帮着门派之中处理事情。

    只不过他们两个的修为都退到了破妄境,而且灵府受了伤,虽然没有破碎,但摇摇欲坠的引起了天人五衰,根本没有办法修复。

    宴春动了重生莲的心思,但是伏天岚和宴高寒跟宴春郑重地谈了一次,他们不想用重生莲。

    伏天岚的原话是:“我跟你父亲……本应该死在魔域天坑,已经走到了如今,对长生并无执着之念,我们两个都是破妄境的巅峰修为,寿命还有很多。”

    “从前是因为放不下你,但现如今你完全能够保护自己,而且你也有了自己心爱的人。”

    伏天岚对宴春说:“当年母亲不能够理解你为什么在灵府破碎之后不在乎寿数几何,现在母亲懂了。”

    活多久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和自己的亲人爱人走过一段路,那么无论前方哪里是尽头,那一段路都是十分珍贵的。

    长生本就是虚妄,剔除一切七情六欲的人怎么能算是活着?

    灵合归天,融入天道意识,化为天池的一缕灵气,难道不是另一种死亡?

    宴春并没有强求,也理解伏天岚和宴高寒。

    她本身的境界现在也在缓慢地后退,连尹玉宸的魔气都在慢慢地散去,宴春和尹玉宸也从不慌张。

    生生死死,盛极而衰,春抽新芽,秋败冬藏。

    只要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就好。

    友臣用差不多十几天的时间,就让这些正道先首们个个哭爹喊娘。

    现在人间的邪祟倒是其次,可魔域天坑那两口大锅还是得设法封起来。

    至少阻隔住,否则在如今修真界凋零的状况下,人间的邪祟过不了多久会比人族繁衍的还快。

    他们求着友臣分配给他们一些任务,然后亲力亲为地为宴春操办起了衡珏派掌门的继任大典,还有衡珏派掌门和魔族魔君的道侣仪式。

    衡珏派掌门的继任仪式,和衡珏派掌门跟魔域魔君的道侣大典是同一天办的。

    彼时人间正是年关,劫后余生的凡人们欢欢喜喜地迎接新年。

    衡珏派山上大阵开启,山上山下修士络绎不绝,但没有任何仙魔妖鬼胆敢作乱。

    因为今日继任正派仙首的,是灵合巅峰的湮灵仙尊,而他要结为道理的对象,虽然名义上是魔界的魔君。

    但其实是魔界如今最强者。

    人间万年没有出过的奇景,便是仙魔同在一山,邪修正大光明现世,从前被正道瞧不起的散修更是座上宾。

    掌门的继任大典之上,宴春一身衡珏派掌门长袍曳地,头戴振翅欲飞的鹤玉冠,飘带与长发一起垂落在身前。

    她周身笼着若有似无的灵压,端坐在衡珏派大殿的上首位。

    脸上并无刻意展现的肃冷,却根本无人敢直视。

    她接过掌门印,接受了由友臣带领的,正邪两道的祝福,又接受了自请投入衡珏派宗门仙首们的拜见。

    修士从大殿之内一路绵延到大殿之外的石阶之下,齐齐道:“恭贺掌门继位!”

    宴春抬起袖子,朝着半空中一挥,对她下跪的宗门弟子就全部被灵力拖了起来。

    然而这股灵力很快轻轻柔柔的钻进了这些弟子们的身体,根本不需要他们去化用,便直接融入了经脉。

    他们又齐声道:“谢掌门!”

    宴春心中并没有什么千秋万代一统天下的疏阔之心。

    她继任衡珏派掌门的仪式很简单,门派之中准备得比较隆重的是宴春和尹玉宸的道理大典。

    宴春做了两手准备,道侣仪式如果天道不承认的话,她就和尹玉宸用凡间的礼仪举办婚礼。

    她心里有一些着急,这心情有些类似于“傻小子娶媳妇儿”。

    尹玉宸这些天状态都不太对,总是要神思恍惚地问她,如果天道不承认的话,会不会降下天来把他给劈死。

    宴春一直安慰尹玉宸:“如果它把你劈死,我就把它的两口锅都掀了。”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尹玉宸还是觉得不真切,他哪怕当初跳下魔窟的时候,也从来没敢幻想过能够跟宴春名正言顺结为道侣。

    还妄图得到天道的承认……他是个魔啊。

    可他又太想名正言顺了。

    他这一辈子从出生到现在,从没有名正言顺拥有过什么,他也什么都可以不求,只求一个宴春。

    他的姐姐,他的救命恩人,他的唯一,他的星星。

    他甚至不顾这婚礼事办在衡珏派而不是魔域,像宴春在娶他而不是嫁他。

    他那样心机深沉足智多谋,他最擅长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可这一次偏偏从几天前确定他可以和宴春结为道侣的那一刻,他就变成了一个“傻子”。

    宴春甚至逗他,要他到时候凤冠霞帔盖盖头来,尹玉宸都答应了。

    他什么都能不在乎,只要拉着他走向结合的那个人是宴春。

    那么无论脚下是火海刀山,还是炙热熔岩,尹玉宸都会义无反顾。

    他本身就生得过于冶艳,今日又穿了一身的红。

    只是站在那儿,收敛了身上的魔气,却也让人不敢多看,生怕多看了眼睛都要被烫伤一样。

    他像一个待嫁的新娘一样,近乎手足无措地等在横绝派的大殿之外。

    莫泽本来作为他唯一的“好朋友”,陪在他的身边,但是因为尹玉宸紧张的样子让他觉得有点丢人。

    莫泽悄悄地往旁边挪,跟人群混在一起,捂着半边脸装着不认识尹玉宸。

    他正挤到秦妙言的身边,秦妙言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他:“哎,鲛人被玩坏了的话,能用傀儡丝修吗?这方面你比我熟,我明天给你送去?”

    莫泽默默伸出两根手指,说:“两千灵石。”

    “操,你也太黑了!”她低声怒骂。

    宴高寒和伏天岚也握着彼此的手,站在尹玉宸的不远处。

    魔族专门占据一侧,为首的荆阳羽浑身上下笼罩着魔气,根本看不出模样。

    云睿诚和怀余白,善影还有孙黎,他们距离魔族最近站着,他们根本就不避讳魔族,个个满脸欢喜,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衡珏派将这些凡间宗门招进来,他们手底下也能分几个使唤的小弟子了。

    北松山天元剑派没有来人,霍珏行走不便,且此刻不能离开天元剑派,但是送来了厚礼。

    继任的仪式结束,宴春从里面走出来,几步之间,她身上纯白的法袍化身为一身艳红的喜服。

    她走到尹玉宸的身边,头顶的玉冠飘带已经化为了鲜红的朱翠。

    她拉住了尹玉宸的手,对着他笑,轻声说道:“跟姐姐走吧,姐姐带你去仙山。”

    有吃有喝不会饿,没有人打骂你,姐姐待你好,教你仙术。

    那是他们曾经初遇,宴春对尹玉宸说过的话。

    她食言了一次,绝不会食言第二次。

    她伸出手,像多年前的时候那样,摸了摸尹玉宸的头。

    尹玉宸已经比那个时候高太多了,他为了配合宴春的动作,微微低下了头,朝着她凑近。

    两个人相视而笑。

    曾有仙人抚我顶,予我结发受长生。*

    今有仙人抚我顶,与我结发,为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