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 穿成校草白月光 > 分卷(63)
    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的回忆,都是属于两个人的,不该只有一个人记得。

    可这显然也是急不得的,温扬压下心头情绪,拉着邵宁一起走出了房间。

    谁知刚走到楼梯口准备下楼,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

    温扬和邵宁心脏都是重重一跳,两人对视一眼,转回身去。

    再次打开那间卧室的门,温扬毫不意外地,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那盏水晶灯。

    四分五裂,满地碎片。

    那一瞬间,突然有无数画面钻进温扬的脑海,胀得他脑袋快要裂开。

    他终于,记起了那两年里,和邵宁有过的点点滴滴。

    从他第一次在回家路上偶遇邵宁,到第一次邵宁敲开他的房门,从邵宁第一次买咖啡蛋糕给他,到后来时常在他家的厨房里卷着衬衣袖子,给他做鸡蛋饼。

    从他最开始的自我保护与逃避,到后来一步步喜欢上这个人,下定决心,要在成年礼上告白。

    这所有的所有,他都记起来了。

    而同时记起来的,还有他穿来前两天,一直空白的宋辞那部分记忆。

    他也大概明了了,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穿来。

    真正的宋辞,也是在那两天死的。

    不过不是自杀,而是源于一场算不上意外的意外。

    宋辞性格一直很软,过去在学校每天都被人欺负,而他最终,也死于一场欺负。

    那些人把他围在角落,毫无理由毫无底线地打他。

    甚至最后,竟然有人动了刀。

    大概最初也没真的想要他命,可正好被旁边人撞了一下,刀子就割破了宋辞的静脉。

    一帮人慌了神,疯狂逃窜,留宋辞一个人躺在地上,最终就这样因失血过多而死。

    记忆到这里截止,温扬脑子还很乱,下意识去摸他的手腕,可那里光洁无暇,没有任何痕迹。

    也是,都能有穿越这么离奇的事儿,现在只是少了道疤痕,实在算不得什么。

    温扬又不自觉想起了之前,他在学校里曾经和人打过的那场架。

    越回忆,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直到回忆到最后一步,对手拔刀,而邵宁正好赶来,替他挨了一刀,温扬才一下明白过来。

    这场架,和宋辞死前的那场架,虽然起因不同,对手也不同,可对手的人数,乃至后来出拳踢脚的每一步打法,竟都惊人的相似,当然,也包括最后的那一刀。

    唯一的不同,是这一次,有邵宁来,替他挨下了那一刀。

    完全可以说,是邵宁救了他一命。

    而温扬不知道的是,早在两年前,邵宁就已经救过他一命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会存在,都是因为,邵宁那时候选择了救他。

    两年前,也就是原来世界的今天,邵宁下班,开车回家找温扬,准备一起去机场。

    路上,他的脑海里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个声音,告诉他,一小时之后,温扬会被水晶灯砸死。

    而这个死,是不可逆的。

    这个不可逆的意思是,即便他现在打了电话告诉温扬,不要靠近那盏灯,可等到了那个时间点,温扬还是会因为任何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而死。

    这是温扬的命数。

    想要扭转的唯一办法,就是以命换命。

    如果他现在死了,温扬就能活下来。

    脑海里刚出现这个声音的时候,邵宁很迷茫,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强迫症又引发了其他的什么新症状,出现了臆想。

    但事关温扬,邵宁一点儿也不敢放松。

    他试着和脑海里的声音对话,让声音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脑海里的声音让他先把车靠边停下。

    邵宁照做了,三秒钟后,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车,在没有自己的操纵下,重新启动,开了出去。

    那一瞬间的震撼自然不必再讲,那是邵宁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着一些超自然力量。

    邵宁再三和脑海中的声音确认,让声音发下毒誓,一定能保温扬好好活下来,便没有丝毫犹豫地接受了以命换命。

    还利用最后的时间,联系了自己的律师,把他名下所有可转移的财产,都转移到了温扬名下。

    邵宁不怕死,更不怕为了温扬而死。

    他只是遗憾,遗憾自此之后,再也不能陪伴他的小羊走下去了。

    可他没得选,他要温扬活下来。

    之后,他就按照脑海里声音的指示,手离开了方向盘,任由那场不是意外的车祸像意外般夺去了他的生命。

    只是邵宁从来没想过,自己再一睁眼,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有了新的名字,有了年轻了整整十四岁的身体。

    外公健在,花熠更是活蹦乱跳,这个世界就像梦一样美好,像是在给他突然死掉的一种补偿。

    可这美好的世界,唯一一点不美好,就是没有温扬。

    漫长的两年半,九百个日夜,邵宁都是靠那些回忆,和自己的想象活下来的。

    直到九个月前,他在麻雀老师的办公室,看到了那张过分相似的脸。

    看着凌乱一地的碎片,时隔这么久,邵宁脑海里竟又出现了那个声音,第一句话便是

    恭喜你,重获至宝。

    后来,声音给他简洁明了地解释了,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依他而存在,无论唐昀还是宋辞,都是他和温扬灵魂中的一小部分。

    唐昀,是那个曾经没有自己,只有家族与事业的邵宁;而温扬,便是那个一直藏在温扬心底深处,会害怕会胆怯会软弱的另一个温扬。

    直到他们到来,两个人才重新合二为一,契合成了现在的他们。

    但邵宁的到来,是邵宁选择为温扬而死之后的结果,出现在这里的外公还有花熠,都是在原来世界已经离世的,确实是对他的补偿。

    只有温扬不一样,温扬会穿来,也是温扬自己选择之后的结果。

    这个选择便是...

    邵哥,温扬忽然抱住了邵宁,语气里的情感快要满溢出来,我都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也想起来,自己最后,为什么会自杀了。

    我是因为知道了你,知道了你你那时候出车祸身亡的消息,才自杀的。

    与此同时,脑海中的声音也说了同样的话

    他是因为知道了你那时候出车祸身亡的消息,才自杀的。

    两个声音交叠在一起,邵宁整个人都颤栗起来,他用力把人揉进怀里,低头,狠狠亲吻他的小羊。

    多奇妙,他为了救温扬而死,温扬却为他殉情。

    这爱疯狂到了极致,可却也正是这样极致疯狂的爱,成就了现在的他们。

    一切谜团都解开了,两人最后一丝一直藏在心底的不安也消散了。

    现在的美好不是梦,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最终,邵宁也没有把脑海中的这一切,告诉温扬。

    他选择以自己的命换温扬的命的时候,从来就没想过,还能有机会再见到温扬。

    他为他而死,心甘情愿。

    也就不必再拿出来邀功,平白替温扬增添了心理负担。

    何况邵宁也有私心,他要的是他的小羊,百分之百的爱,里面哪怕掺了百分之一的感激,他也不想要。

    那天离开宋宅之后,两人回家整理了行李,第二天,便坐上了去海岛的飞机。

    那座海岛离海城并不算远,飞机两小时就到了。

    天空碧蓝如洗,阳光澄净,仿佛能晒掉所有阴霾。

    两人脱了鞋袜,踩在柔软的海滩上,看着和天一样蓝的无垠大海,任由海风亲吻他们的发丝。

    好像天地都静了下来,只余他们两个。

    天时,地利,人和。

    邵宁再也没有丝毫犹豫,从口袋里摸出了戒指盒,打开,单膝跪在了沙滩上,仰头望着温扬,小羊,我的人间至宝,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阳光毫无遮挡地落在眼前人的发顶上,晃进他的眼睛里,明亮得射人心神。

    温扬全身滚烫,他重重点头,愿意,我愿意!

    邵宁笑起来,把其中一枚戒指取出来,珍重地戴在了温扬的无名指上。

    温扬也动手,取出另一枚戒指,戴在了邵宁的无名指上。

    之后,两人十指相扣,相视而笑。

    戒指在阳光照耀下,闪着明亮的光芒。

    至此,两年前的那份遗憾,终于分毫不落地,被填满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