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 我靠医术苟下去[穿书] > 我靠医术苟下去[穿书] 第48节
    等蛋糕变凉的时间里,滕菲儿一边给姚瑶讲怀孕的注意事项,一边打扫厨房。既然知道对方是个孕妇,她可不能让自己给别人添太多麻烦了,会过意不去的。

    姚瑶听完滕菲儿讲的这些,心里也踏实了很多,决定要给严成蹊打个电话,告诉老公这个好消息。

    她好像已经等不及他晚上回来,就想立刻告诉他了。

    看见姚瑶打电话时甜甜蜜蜜的样子,滕菲儿也好想给自己男朋友打一个电话啊。

    可是她不确定他有没有时间接电话,也不知道他到底上飞机了没有。

    任英桀最近在国外拍戏一直都很忙,对于自己生日这件事他也只字未提,只是几天前告诉过滕菲儿,今天自己要回国,让她哪也不要去,在家等着。

    正想着,任英桀的视频通话已经发了过来。

    滕菲儿看了一眼周围,赶紧躲到客厅去了,她想给他一个惊喜,害怕他一不小心就会看到桌子上的蛋糕半成品。

    视频通话很快接通,熟悉的脸和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屏幕上。

    任英桀看清她周围的环境,微微一愣,淡声问道:“你在哪呢?”

    滕菲儿有些心虚,极力掩饰自己在做蛋糕这件事:“……啊,姚瑶说自己在家没意思,让我来陪她。”

    任英桀淡淡一笑,嘱咐道:“地址发给我,一会儿我让浩子去接你。”

    “……哦,那你呢?”滕菲儿有些失落。

    他果然很忙,要不然一定会亲自过来接自己的。

    “我刚下飞机,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任英桀温柔的安抚她。

    “真的?你已经回国啦?”

    太好了,她真的怕他要很晚才能到家,那样的话蛋糕可就白做了。

    “嗯,等我。”

    撂下电话,滕菲儿突然发现只是和他简单打了一个电话而已,为什么自己的心竟然会像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跳得厉害。

    等了很久,蛋糕终于凉透了。

    姚瑶开始现场教学怎样给蛋糕脱模、抹面、裱花。

    “裱花我的水平就很一般了,你让我雕花还行,毕竟我是一个中餐厨师嘛。”

    姚瑶拿着奶油抹刀就开始往蛋糕胚上抹奶油,抹得还算平整。

    滕菲儿学着她的样子也开始上手做,结果发现看起来简单的东西,其实还挺难的,最起码她抹的就不算太平整,总是控制不好手上的力道。

    在滕菲儿眼里,做蛋糕可比针灸难多了,最起码针灸的深浅和力度她都能掌握的很好。

    来来回回尝试着弄了好几遍,总算是把蛋糕表面给抹平了。

    至于裱花,还是算了,尝试几次感觉做的都不是很好看,可能她真的没有什么艺术细胞吧。

    最后滕菲儿简简单单的在蛋糕上用奶油画上了两条线,一横一竖,将蛋糕平均分成四份,然后每一份都用一种新鲜水果进行点缀,也算是勉强完成任务了。

    等她忙完这些,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王浩已经在别墅外面等她好一会儿了。

    滕菲儿将厨房打扫一番,又将蛋糕装在自己精心挑选的蛋糕盒子里,好好感谢了姚瑶一番,才拎着蛋糕离开。

    王浩开车载着她走了很远,滕菲儿才觉出好像有些不对劲,这个方向既不是回自己家的方向,也不是回任英桀家的方向。

    “咱们这是去哪啊?”滕菲儿好奇地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王浩故作神秘道。

    “可是……”

    可是一天前她就把自己家里布置好了啊,为了给他庆祝生日,滕菲儿还让赵蕾蕾帮自己在网上买了很多东西,都是她自己亲手布置的。

    她想给他一个惊喜,看来是不行了。

    王浩将车开到一家高档西餐厅门口,餐厅很大,坐落在市区外的江边,环境十分优雅别致,周围的景色更是美得像是一幅画。

    顺着王浩指引的方向往前走,远远的就看到任英桀站在如水的月色下,身穿黑色双排扣西装,外面套着一件灰色的长款大衣,独自一人凭栏站在桥上,对着她轻轻地勾了勾手指。

    滕菲儿心里清楚,私下见面时,她的男朋友总是很随性,很少穿得像今天这么正式。

    远远地看着他这幅勾魂索命的样子,滕菲儿觉得自己的魂好像都被他勾走了大半个。

    天色已晚,西餐厅庭院的枝头上仅点缀着寥寥的月光和星光,院子里的路灯也显得有些昏黄。

    滕菲儿站在原地,驻足不前,和他隔江而望,手里还提着那个大大的蛋糕盒子。

    “啪”的一声,灯光从她脚下突然亮起,然后一路延伸到他站立的地方。

    紧接着整个餐厅的灯光悉数亮起,照得这一整片江面上波光粼粼的,景色美得让人心动。

    院子里暖黄色的灯光映照在对面那人身上,衬得他原本冷冷清清还带着一点矜傲之感的面容都变得柔和了许多。

    远远的,她看到他轻轻浅浅地笑了一下,然后向她大步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都像踏着时光一样。

    直到他站在她面前,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轻轻的将自己的下颌抵在她的额头上,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用自己的长款大衣将她紧紧裹住。

    滕菲儿蓦的抬起头,对上他那双颜色轻浅的眼眸,整个人都觉得暖暖的,似乎夜晚的凉风都被他隔在了外面。

    “知道今天是我生日?”任英桀淡淡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得意。

    “嗯,知道。”滕菲儿迟疑了片刻,将手环上他的腰间,很暖,很暖。

    “那你知道我带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吗?”任英桀淡声问道。#*#.c . o .m#言情.中文.网

    滕菲儿仰着头,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道:“请我吃饭?”

    “嗯,必备环节。”任英桀忍住笑意,低下头在她的额间蹭了蹭,“你饿了?”

    滕菲儿其实真的饿了,早在蛋糕出炉的时候她就已经饿了。可是她送人蛋糕总得送一个完整的啊,强按着肚子里的饥饿小怪兽,才没有偷偷地吃上一口。

    可是现在气氛这么好,她也不好意思说啊,那显得她多不解风情似的。

    滕菲儿赶紧一脸真诚的摇头道:“不饿。”

    但她的肚子似乎比她的人要诚实得多,立马咕咕的哀嚎了两声。

    滕菲儿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了男人的怀里。

    任英桀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模样,一只手接过她手里的蛋糕盒子,另一只手牵着她走进餐厅。

    直到进了屋,滕菲儿才发现这偌大的一个餐厅,竟然只有他们两个人。

    整个餐厅都是落地玻璃窗,视野很好,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

    任英桀看着她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但依然有点高傲的用下巴点着桌子上的蛋糕盒子,明知故问道:“送给我的?”

    “嗯。”滕菲儿坐在他对面,笑盈盈地点头,骄傲道,“是我亲手做的。”

    任英桀正在拆包装的手一顿,似乎有些意外,接下来他打开盒子的动作一下子都变得虔诚了许多。

    将蛋糕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面拿出来,放在桌上,看着那个外形看上去有点偷工减料的蛋糕,翘起了一侧唇角。

    “看来今天的甜品已经有了。”

    服务生将鲜花、红酒和菜品一一端上。

    滕菲儿看着这一桌琳琅满目的美食,竟然有点无从下口。她从来没有用过刀叉,确实是显得有点束手束脚。

    任英桀不动声色的将她面前的食物端到自己面前,帮她处理好,再放回她面前。

    整个吃饭过程中,他全程都在照顾她。

    直到她拿起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任英桀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餐厅里响起小提琴悠扬而又悦耳的声音。

    任英桀站起身,从身旁的鲜花中拿出一个白色的丝绒戒指盒,将它打开,单膝跪地,将戒指举到她面前,清了清嗓子道:“菲儿,你知道的,太过招摇的场面我不太喜欢,但尽我所能,还是想让你可以刻骨铭心。我爱你,今生今世只想和你共度余生,你愿意接受我吗?”

    滕菲儿眨眨眼睛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这是干嘛呢?

    “我在向你求婚。”任英桀的声音中透着一点点哑。

    滕菲儿看着他,手足无措地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怎么能行呢!”

    任英桀的手还举在半空中,仍旧单膝跪地,被她这么一拒绝,反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果然还是不行吗,脑子里飞速思考到底自己是哪里做的还不够好,以至于她会拒绝自己。

    是不是因为自己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陪她?

    “以后我会尽量减少我的工作量的,尽可能多一点时间陪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任英桀十分诚恳的哀求道。

    “不是,不是。”滕菲儿的小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

    “那是因为什么?”

    “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们怎么可以就这么私定终身呢,好像不合礼数?”

    任英桀听完微微愣了一下,诧异道:“你说的是认真的?”

    “嗯,当然是认真的。”滕菲儿点头点的情真意切。

    任英桀思考片刻,幽幽道:“那……媒婆的话,脸上没痣的行吗?”

    滕菲儿被他问得简直有点接不上话,半晌才反应过来,就这么让他跪在地上好像有点不太妥,赶紧将他拉了起来。

    看着任英桀一副有点受伤的模样,滕菲儿忽然就心软了。

    她想她好像没什么好送给他的,就送他一个吻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