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天之后,朝中果真下旨,让群臣推荐才识超群之士,无论是否有官职,又或者是白身,明年五月一同入京,参加制科考试。

    制科考试一般只考策论,祁垣忙不迭的写信回去,让伯修赶紧找一找那位提学官,齐府的银子该花也赶紧花上,打情送礼不要手软,否则错过这次机会,就要等三年之后的大比了。

    一封信发出之后,祁垣又发第二封,这次却是想到了杨太傅。让伯修写一篇策论来,改日他去交给老太傅。老太傅当日以为朝廷痛失良才,老泪纵横,很是难过。如今大才子虽换了个身份,但才华不减,老太傅若是见了,定然高兴。

    等这两封信发出之后,便是年底了。

    祁垣又重新忙碌起来,无非是置办年货,采买东西,上次姑父带来的整箱的绫罗绸缎早已经给裁缝铺子送了去,这几天也挨件送了来。

    府上凡是二房的使唤丫头和小厮,人人都得了新衣新鞋。

    过年的时候,祁垣又当了一次散财童子,挨个人包了赏钱,散了下去。

    二房这番喜庆热闹,自然惹得大房红了眼。老太太又想寻摸着找事,谁想拐过年,朝中竟然降旨,由祁卓长子祁垣袭替伯爵之位,只是因其年幼,命他在家读书,只袭爵不替职,免去朝参,俸禄则只给半俸。

    大小蔡氏深感不妙。要知道祁垣自从不讲诗书礼仪之后,那可是个不好惹的。

    果然,才出正月,祁垣便按祁卓之前想的,像模像样地上书,请朝廷收回伯府宅邸。

    奏折有方成和帮忙润色,自然写的十分漂亮,只言元昭帝与太子都是明君治国,勤俭为上,自己依依明君,无虑无营,家仆甚少,如何能居广室,着纨绮?还请朝廷收回伯府宅邸,自己只要赁居一处官房即可。

    朝廷如今正缺银两,当即将伯府收回,却拨了一处城西的宅邸给他另住。那宅邸正处在国公府和他自买的小宅中间。虽然不大,也是处三进院落,但比彭氏的小院却好多了。

    祁垣在旨意下来之后,便张罗着搬了家。

    原来府上,大房二房并未分家,朝廷赐给忠远伯的许多庄子也被大小蔡氏占了去。如今祁垣搬家,自然只肯带母亲妹妹。老太太故技重施,这次果真去顺天府大闹。

    顺天府尹才换了人,派人一查,发现二房财产几乎被人抢夺殆尽,其中半数被蔡府侵吞,当即写了奏折,上书弹劾蔡贤侵人家产,夺人屋舍,因涉及伯府,蔡家所占也都是朝廷赏赐,此事自然又掀起一番大战。

    祁垣只能从徐瑨的口中得知零星内容。朝中沉疴积弊,非短短数月便能解决的,好在这次太子不知怎么竟说动了杨太傅和杨阁老重新出山,二位座下门生纷纷响应,朝中局势得以暂缓。

    二月,会试如期举行。

    祁垣整日往寺庙撒钱上香,天天祈祷,竟比方成和还要紧张些。二月底,会试放榜,方成和高中第一甲第三名。

    师兄弟俩抱在一块痛哭一场,一块去太傅府上听了训,随后便撒欢地整日泡在了晚烟楼中。

    又过几日,扬州来信,伯修被江浙提学举荐参加此次制科考试,不日便要进京了。

    而齐府的意思,是让祁垣过去小玩几日,四月是齐鸢祖母的大寿,等大寿之后,祁垣跟齐鸢正好一同回京。

    后面又有陈伯来信,陈伯性急,竟然直接派了船。

    二月春寒,祁垣看着扬州来的数封书信,身上却冒了汗。

    他如今,离家整整一年了。

    这一年里,他哭过、闹过、绝望过,大风大浪,大起大落什么都敢想,唯独不敢想扬州。

    如今那边来信来船,自己却近乡情怯起来。

    也不知道隋堤绿柳、烟锁笼桥是否依旧?十里红桥、刊沟九巷是否热闹?

    祁垣捏着信纸,又笑又哭。

    两日之后,天还未亮,祁垣便起身收拾。这次虎伏和两个小厮要跟着,已经提前打点好了行李,马车还在外面等着了。

    彭氏跟云岚也早早起来相送,新伯府的宅第处处点着灯,亮如白昼。

    祁垣几次哽咽,心底发慌,冲彭氏正儿八经拜了三拜。

    彭氏笑道:你在家里拘了这么多年,是该出去走走。等到了扬州,无需太过挂念家里,只要记得给家中来信,报个平安便可。

    又絮絮说了许多唠叨话,皆是叮咛祁垣一路平安的。

    云岚在后面笑盈盈地望着,等彭氏叮嘱完之后,这才递给祁垣一个包袱,里面却是她亲自绣的两身衣服鞋袜,精工细作,极为精巧。

    祁垣当即了然,这两身衣服,正是他跟伯修的。云岚心细如发,听他说过自己跟伯修身量差不多之后,便约莫着做了出来。

    但一看云岚的绣活,祁垣的离愁别绪一下就没了,瞪着眼道:你要送什么,教别人做便是了,累坏了怎么办!

    云岚笑嘻嘻地挽着他胳膊,只笑不语。

    祁垣见她如今上了髻,愈发美艳不可方物,忽然就不放心起来。

    彭氏转身的功夫,祁垣便忍不住,黑着脸提醒道:我这阵子不在家,罗仪再上门,必须打出去!

    云岚瞪他一眼,道:罗世兄来找大哥的,大哥跟我这个说做什么?只是虽然表现的理直气壮,面颊却也飞红起来。

    祁垣忽然不踏实起来。过年的时候罗仪总借口找他,三番五次登门拜访。云岚虽在深闺之中,但偶尔在园中散心,又或者给祁垣送东西,总会碰上那么几次。

    要说云岚绝对没看好罗仪,那不可能。

    罗仪这皮囊太能霍霍人了玉树临风的,又是武将

    祁垣之前看着罗仪还挺顺眼,现在一想自己不在家,却又怎么想都不放心起来。

    我五月初便回来了,这俩月不许他上门。祁垣不放心,想了想,又道,算了,我四月便回!

    云岚:

    外面车马都装好了,虎伏过来催促。

    祁垣愈发不踏实,走出两步,又对云岚道,事事小心,我我去去就回!

    你快走吧!云岚简直被他逗地笑起来,推着他往外去。

    祁垣知道自己婆妈了,一步三回头,好歹上了马车。

    开门鼓正好敲响,祁垣坐在车里,里面铺着软垫,左右点着熏香。一旁还有食盒。

    止吐的。虎伏钻进来,笑道,少爷上次坐车的时候吐惨了,这次我从铺子里拿了许多,一会儿您一边鼻孔塞一个便是。

    祁垣哭笑不得,挥手道:少爷我如今不晕车了。快走吧!

    车夫扬鞭,赶到城门的时候,那边却等了一个人。

    祁垣探头认出来,当即便惊了。

    你不上朝?祁垣喊停了车子,从上面跳下来,跑到徐瑨马前。

    红鬃马的脖子上挂了一副金鞍,前攀胸和和秋带上悬着金瓣儿镂花杏叶。

    徐瑨在马上,含笑看他,伸手出去。

    祁垣把手搭上,借力上了马。

    不上朝,领了新差事。徐瑨抖了下缰绳,红鬃马打了个响鼻,抬腿慢走。马车跟在俩人身后。

    城门大开,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

    什么差事?祁垣又惊又喜,忍不住笑了起来,去扬州娶亲?

    对。徐瑨笑道,去扬州娶亲。

    祁垣在马上转过身,眸清似水,目视徐瑨。

    崖川大军打了胜仗,岳丈就要班师回朝了。徐瑨笑着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正好,听说扬州时兴的东西多,我们过去选选嫁妆。

    祁垣脸黑下来,面无表情地转过头,伸肘往后一捣。

    徐瑨大笑,一夹马肚子,红鬃马嘶鸣一声,肆意狂奔起来。祁垣胸中畅快,渐渐也露出笑意。

    马车车夫使劲扬鞭,仍被俩人甩在了身后。

    徐瑨笑起,朗声念道,画鼓清箫估客舟,朱竿翠幔酒家楼

    城西高屋如鳞起祁垣眼眶微红,一字一顿道,依旧淮南、第一州!

    他念完,长长舒出一口气,随即痛快大喊

    下扬州喽

    作者有话要说:

    上部完。

    渣作者吐血ing。

    在此郑重感谢各位大大的支持和鼓励。这本写到这里,总算能打个小小的句号了。

    因为这本更新期间事情特别多,所以朝堂、战争和人物成长这些,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写吧,现在渣作者的确有点累了。

    再次感谢一直鼓励支持的大大,没有你们,这本可能写个开头就算了。真的十分感谢、感激。

    鞠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