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 乘风 > 分卷(30)
    钱深是谁?

    他是班草,他是光芒的中心,他是所有人喜欢的小王子。

    她和他称兄道弟,他们是青梅竹马,别人都说这两个人啊,是最好的异性朋友。

    但是没有人知道,她喜欢他,喜欢了很多很多年。

    她愿意放下骄傲,只做他的小狐狸。

    可是,小王子还是离开了他的小狐狸。

    一天,她听到他对班上一同学说,宋一琳啊,怎么了,我和她是兄弟啊,这不共识吗?

    他连他们的关系都不愿公布。

    他当然不愿意,他的小狐狸,又不好看,也不温柔。

    平凡普通的宋一琳,他怎么会在人前承认。

    那倒不如,让她来提分手好了。

    纵然她是一只铜筋铁骨的小狐狸,但她也会疼啊。

    于是她说,我们算了吧,钱深。

    他像是有些慌乱,想了一会儿又拉住她。

    她的心一动,是要挽回吗?

    他只要勾一勾手,随便说句俏皮话,她就可以自欺欺人地当一切没发生过。

    那我们以后还是兄弟吗?

    她的心沉了下去。

    眼睛里有湿热的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她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是沙哑的哭音。

    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后来想想,其实这样也好。

    她终于不用担心他会突然地走掉。

    就像无数次惊醒的噩梦里一样,他无所谓地说,哎宋一琳,我说我们在一起是开玩笑的,你会当真了吧?、宋一琳我们怎么会合适呢?我们是兄弟啊。

    现在,她反倒不会失去他了。

    就让小王子回到他的星球,去寻找他的玫瑰花吧。

    她可以退回安全距离了。

    她能一辈子呆在他身边,以朋友的身份。

    ================================================================================

    你有没有喜欢过朝夕相处的好朋友?

    在告白之前,怕她知道又怕她不知道,还怕她明明知道,却装作一无所知;在成为恋人之后,又患得患失老是不安心?

    钱深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只有一个。

    你说你除了脸长得好看还有什么用啊,我跟你讲你再这么混日子,以后那就是小白脸啊,长得帅了不起吗?

    你好意思说我吗?你除了会读书还有什么优点?脾气爆品味差没点女生的样子,母夜叉的继承人,学习好了不起?

    学习好当然了不起,你有本事好一个试试。

    长得帅才了不起,你有本事长一个我看看。

    你的意思是我长得丑了?

    难不成你觉得自己是大美女?能不能有点清晰的自我定位啊老宋!

    行,那你别抄长得丑的人的作业。

    哎这和作业有什么关系?我警告你啊,别动不动拿作业威胁我。

    我,就,威,胁,你,了,你能怎么样?

    你别这么嚣张哦,我可以抄别人的哦。

    你去啊,如果正确率有我这么高,速度有我这么快的话。

    怕你不成,我这就去。

    赶紧的。

    老宋!宋一琳!小琳琳!哎宋姐姐!宋大爷!别这样,我错了。

    宋一琳是学霸,能在年级大榜前十名看到的那种。

    他和宋一琳相交多年,和这位老铁斗嘴,从来没有斗赢过。

    他让着她,捧着她,宠着她。

    高三的时候,他想,快毕业了,宋一琳像一只小凤凰,注定不会呆在他们的十八线小城市,外面的花花世界才是她的舞台。

    可是,外面那么好,她她如果不回来了呢?

    这么一想,他开始怕了。

    要不跟她表白吧,万一只是万一,她恰好不排斥,甚至也能接受呢?

    表表什么,表白?她大概有些意外,眼睛瞪得大大地,跟我吗?

    不然呢?他压着心底的惶恐,强自嘴硬,给个痛快话。

    哈,就我们还小王子和小狐狸呢,我看是假小子和小奶狗。她笑嘻嘻地说。

    那假小子愿意收留小奶狗吗?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下子乱了章法。

    好啊。她还是笑,眯缝着眼睛,假小子不仅会收留它,还会驯服它,和它建立羁绊。

    你说的哦?

    我说的。

    宋一琳,你说过的,怎么就不算话了呢?

    其实很多事情,他们在交往时,他没告诉她。

    后来想要告诉她时,却已经没必要了。

    他说他们俩是兄弟,是因为同学问他时,班主任站在门后头,他以为她也看见了,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她不知道,她成绩那么好,他不想她因为早恋的事情被老师问责,闹得所有人都知道,骄傲的宋一琳,不能丢了面子。

    她不知道,他才是两人交往时自卑的一个,优秀又霸道的少女,前程似锦。而他,已经看到了自己在小镇操持消磨的后半生。

    她不知道,那种年纪轻轻就认清自己极限在哪里的无能为力,他不是不努力,而是努力了,也赶不上她的脚步。

    她说,我们算了吧,钱深。

    他觉得是她不想因为早恋影响学习,毕竟那么多的情侣都在高三下学期分开了。

    如你所愿。

    你说分手,就分手。

    可是怎么很难受呢?

    像心被挖去一块肉,一下一下,疼得很。

    他不敢看她,那我们以后还是兄弟吗?

    她答,嗯。

    还好。

    至少还能见到她。

    至少他们不过是回到了以前的状态。

    至少他们还是朋友。

    他们就这样做朋友,做了很多年。

    有个暑假,宋一琳说,我们复合吧。

    他差一点儿,就答应了。

    可最后还是硬着心肠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三中疗休养的时候,她跟着一起去了,玩了几天,她发了个微信,钱深,我们算了吧,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

    他没回。

    第二次,宋一琳。

    她第二次说,算了吧。

    疗休养结束回校后,他找了兄弟喝酒,结果酒没喝成,几个人吃了烤串。目送他们走后,他又重新坐了回去。

    哎,还坐会儿呢小钱?老板准备收拾的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还吃吗?

    不吃了。钱深靠着椅子望天,我应该是喝多了,醒会儿再走。

    老板默然看向桌子上空瓶的雪碧。

    有点儿头疼。钱深说,这才没喝小几杯,看来是年纪大了,酒量不行。

    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老板,他什么都没问。

    老板,陪我聊会儿呗。钱深说。

    老板不是很想聊,因为他想关门了,于是他说,回吧小伙子,家里人要等急了。

    钱深想说什么,但还没等说出来,他的余光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个鲤鱼打滚,飞快跑过去,拦在人家身前。

    老板:

    啧啧,雪碧也能喝醉的年轻人,果然是为情所困啊。

    钱深大吼,你别走宋一琳,我们今天就说清楚!

    宋一琳请了很多天假,工作堆积如山,今晚加班好不容易做完事情,被突然拦住吓了一跳,等看清来人后悄然放下捏在手里的防狼喷雾,平静地问,说什么啊?

    我不同意。钱深说,怎么就每次是你说算了,你当我是什么啊宋一琳,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是吗?

    宋一琳愣了愣,转而涌上一阵委屈,冷笑道,我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们之间的关系能维持到现在,还不是我没皮没脸的缠着你,它要开始要结束,主动权一直在你这里,我算得了什么啊?

    你说这话不可笑吗?钱深看她冰冷的表情,也跟着冷笑,我们分手后,你找过多少男朋友?我不过是你其中一个而已,现在装什么深情啊,这样很恶心宋一琳。

    她怔怔盯着他,到了后来,盯着又变成瞪着,然后,眼圈儿红了。

    他一下子慌了。

    对不起,我我乱说的,你别放心上。他手忙脚乱地哄,你别哭。

    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她一哭,他什么办法也没有。

    不管心里是怎么怨她,气她,可还是见不得她掉眼泪的。

    意气风发的假小子女霸王,哪能哭呢?

    她哑着嗓子说,我是在气你,我从来没有和别人在一起过倒是你,你知道我要跟别人在一起,就就不能留我一下吗?就非要我巴着你是吗?你就不能不能主动向我走一步?

    你说什么?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好半晌后才艰难地问。

    我一直喜欢你,从16岁开始就喜欢你了,但我不敢说,我怕你只当我是朋友,我说了,连朋友也做不成,她重重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我说我们分手,是不想你来做这个恶人,反正你不喜欢我,迟早也是要分的。但是钱深,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到黄河不死心,你以为我为什么回到老家去工作?离家近工资高?你真信?外面有那么大的世界我这是为了什么啊,我想我们一直做朋友,或许年纪大了,你找不到喜欢的人,能回来和我凑一对呢?

    我一直喜欢你。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宋一琳他妈的说什么?

    钱深呆呆看着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去他大爷的假酒。

    什么雪碧啊,假的吧,其实里面灌得是酒吧,还是那种假冒伪劣产品的害人酒。

    要不他怎么致幻了?

    他怎么听见宋一琳说我一直喜欢你?

    不对。

    他继续盯着哭得像个疯婆子的宋一琳,揉了揉眼睛。

    是真实发生的,只有宋一琳才会哭得那么丑。

    所以,所以她真的喜欢他?还是那种喜欢了很多年的喜欢?

    这是什么神仙雪碧?喝了会好运的饮料?

    一念千转。

    宋一琳! 他再也忍不住,几步过去搂住她,他的头靠在她肩窝里,闷着声音叫她的名字,像个委屈的孩子,我真的想你,我这经常能看到你,却还是想你想得不得了。

    她想挣开他,他使了劲儿,紧紧箍住,急不可待地说,我是喜欢你的,我就是喜欢你,才不想耽误你,想让你去更远的地方。

    他们之间的误会太多,他要一次性说清楚,让她放心。

    她站着不动了。

    两人距离太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你说我当年也是混。钱深一寸寸亲吻她,从脖子到嘴角,像对待一个失而复得的宝物,我怎么会舍得让你难过 一琳,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过了很久,一个小小的声音传来。

    好。

    心里的一片缺失,骤然完整。

    故事的最后,小王子告别了他的小狐狸,斩断了这段羁绊;但假小子却抱着她的小奶狗,一辈子啊,都不撒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森林CP的番外,毕竟是全文的副CP啊,给点排面。

    ☆、番外二:迎着风,走到老

    五年后

    同学们,我我报一下选择题答案,大家请大家安静一点,ACDCD 孙语微拿着讲义,仔细一看能发现她的手有点儿抖。

    孙老师,你的答案报错了!后排的男生笑作一团。

    啊?年轻的女老师须臾红了脸,她手忙脚乱地去翻找试卷,又慌里慌张地比对答案,磕磕绊绊地道歉,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不不好意思。

    哎没事没事,老师别急。起哄得最厉害的男生揉着头发,顿时偃旗息鼓,这至少证明我们是在认真听讲啊。

    然后又转过头去,压着声音对其他男生们说,别吵了!

    孙语微来三中当老师已经一年了,她很容易害羞,胆子大些的开个玩笑,就会闹个大红脸,学生们要是吵得凶了,她直接手足无措。不过高中的男孩子早已有了护花使者的心思,玩归玩,要是这位年轻的孙老师被欺负了,倒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她。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孙语微的任教生涯还算平稳。

    老师,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啊?眼尖的小女生看到她频频看教室后面挂钟的眼神,不由问。

    啊?啊。孙语微尴尬地捋了捋头发,红着脸笑了笑,那么明显啊?

    这下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学生也振奋起来,太明显,比我们还想快点儿下课。

    我的老师今天要回来。孙语微想了想,还是按捺不住,他们以前也是三中的老师。

    ==============================================================================

    那俩货还舍得回来?钱深把教案拍得震天响,去了Y国后就音讯全无,回个消息都能隔很久,这种渣男回来干什么,老子不待见!

    得了吧你。刘倩在码字的百忙之中抬头,你好歹也是两个孩子的爹了,能不能成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