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间甚好 > 第63章 意料之外
    周凡兴终究没有去往极北之地,除了太耗时间之外,主要还是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所在的时间线,那么他眼下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上古时代。

    人冥大战。

    不过周凡兴仍有顾虑。

    他最大的顾虑是,如果自己做了什么,是否会影响到未来?

    比如说,很多事情该发生却没有发生,不该发生却发生了,最终演变成一个无法想象的结局。

    然后,他所生存的那个时代,就不存在了。

    如果那个时代不存在了,那么他的存在又算怎么回事?

    毕竟,他是从那个时代来的。

    除了这样的顾虑之外,周凡兴还有一个截然相反的顾虑,那就是,是不是因为自己在这个时代做了什么,才导致后来的事情有所发展,最终一步步的演化到他所在的时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就必须有所作为。

    可一旦有所作为,那么前一个顾虑就又来了。会不会多此一举?有没有可能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再反过来,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是不是也不对?

    好像无论怎样都不行。

    得出这种结论的时候,周凡兴有点沮丧。

    他忽的想到了云暖。

    既然这里是上古时代的话,那么云暖应该也在这个时代才对。

    如果能找到云暖。

    但云暖会在哪里呢?

    “噹噹!”耳边忽然响起这个声音。

    周凡兴扭头一看,竟是云暖。

    “小暖?”

    “呸,登徒子,小暖也是你叫的?”只见云暖杏目倒竖,瞪着眼睛,一脸的生分。

    “我才是小暖哦。”就在这时,周凡兴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声音。

    这声音极耳熟,还是云暖的声音。

    周凡兴回头一看,又有一个云暖,在看着另一个云暖。

    相比之下,这个云暖给周凡兴的感觉,更为熟悉。

    “凡兴凡兴。”这个云暖笑了笑。

    “小暖!”不用说,这正是自己熟悉的云暖,周凡兴的心里都安定了许多。

    “呐。”这个小暖将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手里握着冥王旗,递到了周凡兴的面前。

    “唔?”周凡兴还没接过来,但云暖已经将冥王旗塞在了周凡兴的怀里。

    另一个云暖的脸色倏忽一变,也是这一瞬间,周凡兴熟悉的云暖却瞬间消失了。

    某个气息出现。

    冥王。

    冥界的主宰。

    这一次,他宛如将周凡兴拉进了一个世界一样。

    先是某种强烈的拉扯力,接着就见天地登时变色。

    周凡兴怀里的冥王旗突然消失。

    并非消失,而是出现在了那位显出黑色幽影的冥王手中。

    冥王一手将冥王旗握在手里,另一只手直直地往周凡兴的脑门伸来。

    明明两者之间还相隔甚远,但是冥王的那只手仿佛能无视距离一样,在周凡兴的眼前变大,一下子就来到了周凡兴的脑门前。

    “哼!”是云暖,没有消失的云暖,这个时代的云暖,她手闪电般打了一下,就将冥王伸过来的手给拍到了一边去。

    云暖龇着牙,故作凶恶:“你干什么?人间之人,轮得到你欺负吗?”

    云暖已经站在了周凡兴的身前,一副母鸡保护小鸡的姿态。

    周凡兴看向冥王,虽然只能看到黑色的幽影,但黑影有着一双红色的眼睛,此时正与这个时代的云暖对视。

    “还回来。”云暖忽然消失,下一刻又出现,竟是将冥王从周凡兴怀里取走的冥王旗抢了回来。

    “呐,收好了,可不许丢!”云暖往后一扔,虽然没有当面嘱咐,但周凡兴仍能感觉得到,云暖的神情应该是凝重的。

    “你要取走便是,那面冥王旗并非是这个时代的,我就算拿来也没什么用处,反倒是累赘。”冥王用他那很是特别的嗓音笑道。

    “不过也亏那面来自另一个时代的冥王旗,我大致明白了。”冥王又道。

    “明白了?明白什么了?”云暖皱起眉头,她不明白的事情可多。

    她本也不是什么喜欢想事情的人,每天逍遥自在乐趣无穷,也不乐意去烦恼其他事情。

    “你叫周凡兴是吧?”冥王忽然道。

    周凡兴绷紧神经,警惕的回应,“正是。”

    “人间与冥界,真想要有个胜负是很难的,即便真有了,其实对于胜者来说,也不过是一场不胜之胜罢了。”冥王道。

    “至少人间总不会是不败而败的那一方。”周凡兴铿锵有力的道。

    “哈哈哈哈!”冥王爽朗大笑,“任你怎么说都行。”

    周凡兴可不会觉得这是冥王的示弱。

    冥界的实力确实很强,这一点,谁都得承认。

    只不过冥界之人想要来到人间,很不容易,也许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嫌疑,但不得不承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因为这样,人间才能与冥界不断地抗衡。

    抗衡了如此长久的岁月。

    十万年!

    甚至会更久。

    直到整个上古时代结束,再到新时代的开幕,一直到他所在的时代。

    虽然往后的岁月里,人冥大战会呈现一个隔了一定时间以后方才接触的局面,但两个世界的恩怨,其实也因此注定要绵延到很久很久以后。

    天知道会到什么时候才结束?

    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答案是什么?谁知道呢?

    接着,周凡兴忽然感觉到世界仿佛静止了一瞬间,同时,冥王也对自己说了什么。

    下一瞬间,周凡兴刚刚回神,就发现冥王已经不见了。

    同样不见的,还有云暖。

    ……

    周凡兴来到了如今的周凡兴的面前。

    看着云暖,以及在云暖身边以虚影显现的某人。

    “凡兴凡兴,你来了?”云暖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却仍然一步一步地往周凡兴那边凑过去。

    “好久不见了,小暖。”周凡兴摸了摸云暖的脑袋。

    “其实,也不久的。”对于云暖来说,当然是不久的。

    周凡兴笑了笑,没有发出声音,往沉睡的周凡兴那边走过去。

    周凡兴伸手,触及了床上的周凡兴的脑门。

    下一瞬,两个周凡兴便融为了一体。

    名为冰甲的虚影,直到这一刻,才如烟散去。

    彻底消失。

    云暖对此早有准备,虽然仍是忍不住的落泪。

    周凡兴的气息陡然雄浑起来,随后却因为周凡兴对一身修为的收放自如,内敛下来。

    但周凡兴的境界,却一个劲儿地往上涨。

    巳陆境。

    悟仙境!

    六乘境!

    转眼,就成为了一位六乘境大能!

    历经无数岁月的沉淀,只可惜,这份沉淀只属于一具其实有所残缺的躯体。

    不然的话,此时此刻,说不到周凡兴甚至能突破六乘境,迈入一个崭新的境界!

    但周凡兴也知道,人不可以太贪心。

    眼下已经够了。

    “凡兴凡兴。”云暖收拾了一下告别了冰甲哥哥的心情,走过来拉住周凡兴的手。

    周凡兴笑着对云暖说道,“走,我们去拜会一下冥王吧。”

    随手撕开空间壁障,周凡兴一步迈入,云暖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