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章 番外小剧场

    【晋阳公主大婚后的李世民】

    * * 1 * *

    太阳刚露脸,晨光幽丽。

    早饭已然备好,李世民在桌边端坐之后,一直没有用饭的意思。

    方启瑞在旁暗暗观察李世民,纳闷琢磨着圣人为何不准备用饭,心情不好?朝事繁杂?御史又参哪个皇族令圣人忧心了?

    疑惑间,就听李世民叹息一声。

    方启瑞忙凑上前,小声试探问:“圣人因何还不用饭?”

    李世民不耐烦地用手指瞧了瞧桌面,皱眉对方启瑞道:“你去看看兕子,怎么到现在还没起,今天她太晚了。”

    方启瑞一怔,不小心和李世民四目相对。

    李世民挑了眉,眼睛微微睁大,口气更是理直气壮,“愣什么,赶紧去啊!”

    “圣人,公主她不在啊。”

    “啊,莫不是昨晚为了破案没回来?怎么没说一声!”李世民叹息一声,又问,“可我也没听说最近有什么大案子。”

    方启瑞闹不懂,昨天圣人还在为公主长大成人,出嫁房遗直,而欣慰流泪,当然也有不舍。怎么今天圣人睡了一觉后,就把昨天的事都忘了,还当公主和以前一样住在立政殿?

    “圣人,公主昨日已经出降了。”

    “啊?啊——”李世民头一声语调上扬,带着意外和惊讶,随后一声似乎是恍然想起来了,拉长语调,带着无限悲凉。随机表情也落寞了,感慨着立政殿冷情,也没个人了。

    方启瑞忙哄道:“再等一日,公主就会来见陛下了。陛下若实在想她,留她住几日,谁也不敢说什么。”

    “对,让她留下,陪我几天。”李世民琢磨了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割舍,“那就五天吧,久了只怕她那个小心眼的郎君会计较。我大方点,不跟他这个小辈一般见识”

    方启瑞:“……”

    圣人啊,公主才出嫁三天,您就要留她五天!奴倒是觉得房世子不是一般的不容易。

    * * 2 * *

    晋阳公主诞下房延青不久之后,李世民就闹着要看。因新生儿不宜见风,李世民又国事,熬了两天才得空亲自莅临梁国公府。

    李世民当着房玄龄和卢夫人的面,欢喜的抱着孩子,怎么看怎么叹:“这眉眼长得像我,嘴巴也像,鼻子更是了。”

    房玄龄和卢夫人互看了一眼,今早上俩人看孩子的时候刚刚争论过孩子更像谁。最后卢夫人以绝对优势,取得了胜利,没办法,谁叫房玄龄二十多年来一直怕老,已经养成了习惯,房玄龄就是有心反抗,也斗不过。

    得了,现在又来了一个跟他们抢的,败方房玄龄倒是高兴了,挑衅地对卢夫人挑挑眉,意在无声的告诉她:“你还能抢过圣人不成!”

    卢夫人暗暗咬牙,关键地位不如人家,自然是抢不过了。

    “你们说,这孩子是不是像我?”李世民逗孩子之余,高兴地抬头问房玄龄夫妻。

    “像!”夫妻二人毫不犹豫地异口同声道。

    “这孩子随她阿娘,孝顺。”李世民感慨。

    房玄龄夫妻闻言,都十分不解地看向李世民。

    “不然怎么会长得这么像我,哈哈……”李世民大笑,把怀里的孩子抱得更贴自己一些。

    房玄龄和卢夫人互看一眼,觉得圣人这个推理还是有点新鲜的。合着长得像,那也是孝顺的一种方式。

    “这么乖巧的孩子,甚得我心。”李世民用食指轻轻戳了戳房延青的软绵绵的小脸,婴儿细嫩皮肤的触感,让李世民又是一阵乐哈哈。这会儿房延青倒也乖巧,吃饱喝足了,吐了点口水在李世民的手指上,又害得李世民一顿感慨这孩子跟他有缘喜欢他。

    房延青黑溜溜地眼睛看着李世民,笑了。

    这一笑,倾倒了一代帝王。

    次日。

    总领大太监方启瑞亲自到梁国公府宣旨,封房延青为安康郡王。

    * * 3 * *

    最近李世民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情。

    女儿兕子生产之后,日渐消瘦。

    李世民忧心不已,以至于这两日在朝看房遗直也不顺眼了,几番刁难。众大臣似乎知晓了什么,朝堂氛围陷入了极度紧张之中。

    许多大臣劝慰房遗直告个病假,这两天躲躲。

    房遗直偏没有,每日如故。

    李世民忍了七日,把房遗直叫到跟前来训斥。

    “你天天往太极殿跑得倒是勤快,有这工夫,怎的不回家陪陪公主?瞧她瘦的,都快没个人样了,可见你不曾好生关爱她。”李世民越发气恼道。

    “回陛下,臣若在家,只怕她会更瘦。”房遗直温文有礼地回答。

    李世民皱眉,不解问为何。

    房遗直颔首没说话。

    李世民欲追问,就听身旁的方启瑞轻轻咳嗽了一声。李世民斜睨他一眼,方启瑞立刻上前小声对李世民的耳边嘀咕了两句。李世民恍然大悟,眼珠子动了动,想了想,拍了桌对房遗直大骂:“放肆!”

    房遗直维持原状,没有说话。

    方启瑞忙在旁低声劝慰:“年少嘛!”

    李世民转转眼珠子,再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比起房遗直那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房遗直难得的一点,便是对兕子一心一意,专心致志。看在这个份儿上,李世民没撒大火,酝酿了半天,忍着脾气对房遗直道:“你们虽然年轻,但还是要爱惜身体,节制,节制一点啊!”

    房遗直应承。

    次日,李明达进宫来探望李世民,还特意呈了她自己亲手做的点心。

    李世民打量消瘦的李明达,拉着宝贝女儿的手泪眼婆娑地心疼道:“你母亲去得早……”

    一大堆追昔过往的话之后。

    “你要照顾好自己啊,你是公主,自然可所以喝令驸马,可不能由着房遗直的性子来!”

    李明达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笑着跟李世民道:“阿耶放心,他没欺负我,待我一直很好。”

    “你喜欢他那么待你?”李世民问。

    “喜欢啊。”李明达立刻道。

    李世民痛心疾首。

    至晌午,李世民终究没忍住,说起了李明达消瘦的问题。他也不能太偏心,光说女婿,自己女儿的问题该说也是要说的。没办法,谁叫他是‘旷世明君’呢。

    “阿耶觉得我瘦了?”

    “自然是瘦了,瘦了很多!”李世民激动道。

    “你要看阿耶跟什么时候比,和怀孕前比,我还是这样,和坏孩子的时候比,那我是受了不少。再说兕子之前怀孕,也非是胖的,那会儿您见我脸圆圆的发亮是不是?”

    李世民点头,顺便忍不住感叹:“胖乎乎的真可爱。”

    “兕子那会儿脸肿了,怕阿耶担心,才没说这个事。那会子用手指一按一个坑,生完孩子后就消了下去,再加上怀孕的胖也在渐渐消减,阿耶自然是觉得兕子瘦得厉害了。”李明达笑着解释道。

    李世民恍然点头,“原来如此。”

    “等等,那房遗直之前跟我说——混账!”李世民气骂一声。

    “说什么了?”

    李世民:“没什么。”

    臭女婿年少轻狂,竟然跟岳父炫耀上了,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

    .

    【有关于狗粮】

    不觉间,已是暮春,花开满坡,飞鸟穿林。

    春色怡人,正是外出郊游的好时机。尉迟宝琪想想大家好久没聚了,就张罗着一起去长安城外游山玩水。既然是去玩,自然要赶早去,尉迟宝琪就定于辰正时在朱雀门那里集合。

    约了程处弼、长孙涣、狄仁杰等等都很顺利,到房遗直那里却被回绝了。

    “为什么?”尉迟宝琪不解问。

    随从多福道:“奴也不知,房大驸马只说早上起不来。”

    “怎么就起不来了,借口!以前一块出行的时候,天没亮就起来赶路,我也没见他困过。”尉迟宝琪纷纷不已,觉得房遗直不给他面子。不过也罢了,不去就不去,还有别人呢。

    次日辰正,尉迟宝琪就在朱雀门和狄仁杰等人汇合。狄仁杰等自然要问房遗直为何没来。

    尉迟宝琪就把经过和他们说了,顺便又表示了一下不忿,唉声感慨房遗直完全不在乎他这个朋友。

    长孙涣愣了下,和狄仁杰对视一眼,随即彼此都明了了什么,接着哈哈笑起来。

    程处弼木着一张脸,没什么态度。不过听到笑声,动了动眼珠子。

    尉迟宝琪不解问狄仁杰和长孙涣到底何意。

    “我说尉迟兄,你不是一直自诩风流吗,我怎么发现自从你成婚之后,越发得迟钝了呢。”狄仁杰忍不住笑话他一回,谁叫这个人以前时常玩笑自己,而今是时候还回去了。

    尉迟宝琪更不解了,也不服气,“那你倒说说,什么缘故?”

    狄仁杰看眼那边正笑得别有意味的长孙涣,“还是你来说。”

    尉迟宝琪好奇宝宝般地眼神就看向了长孙涣。

    长孙涣张嘴酝酿了半天,才缓缓说:“自然是真起不来。”

    “切,我太傻,当你们聪明真知道呢!”尉迟宝琪不屑道。

    长孙涣辩解:“明明是你不明白!我问你,房遗直大婚之后,你什么时候见他早起过。”

    尉迟宝琪愣了下,仔细想想,“这么一想还真是,那这到底是为什么?”

    长孙涣笑起来,对尉迟宝琪挑了挑眉,小声反问他:“你也是大婚了的人,还不清楚么。”

    尉迟宝琪恍然醒悟,顿时脸红了,“原来原来……是因为这个,那遗直兄也忒厉害了,天天如此。”

    “你以为人家像你啊,婚前闹得缓,婚后不行了吧?人家就憋着这股子劲儿呢!”长孙涣瞄一眼那边的程处弼,偷摸摸对尉迟宝琪道。

    尉迟宝琪噎了下,猛地觉得自己挺命苦,房遗直和公主俩个他人都没见到,却还是被硬生生地逼着吞了一大碗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