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oshengsheng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荣光 > 第69节
    想必他老了很多吧。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池中月一抬头还是惊住了。

    池荣贵瘦的不成人形,原本富态的脸上颧骨竟然突了出来,两腮的肉松松垮垮地垂着,双眼浑浊,没有焦距,眼珠转都不转一下,被狱警扶着才找到了凳子坐了下来。

    他和池中月面对面坐着,只隔着一层玻璃,可他不知道池中月在哪里,听见右边有声音,头就朝右边偏着。

    他才五十岁,却如同耄耋之年的老人。

    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

    最后狱警咳了一声,说:“有话快说,是有时间限制的,只有十分钟啊。”

    这时,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池荣贵对着右边的空气说:“你妈呢?”

    池中月说:“她很好。”

    两人憋了五分钟,就憋出了这么两句话,又陷入沉默。

    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走着,会话式里安静地只听得见他们的呼吸声。

    还有最后两分钟了,池荣贵说:“为什么?”

    池中月的手指停留在作业本上的一页,她仔细看了看,才从褪色的铅笔字迹中辨别出内容来。

    “今天,数学考试,我和刘佳宇坐在一起考试,他抄我的答案,后来却说我抄他的答案,因为我们的答案是一样的。我很生气,数学老师说一定是我抄的,因为刘佳宇是中队长……”

    池中月把这一段念完了,然后目光移到蓝色钢笔字迹上,“老师教育得好,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小孩子应该好好反思。”

    她抬起头,说:“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可是,你自己都没有分清对错,却想要教我分辨对错。”

    “滴”得一声,时针指向整点。

    狱警架着池荣贵站起来,带着他离开。

    踏出门的那一刻,池中月听见池荣贵一声沉重的叹息,门一关,他的声音彻底消失。

    *

    三天后,温度骤降。

    池中月穿上大衣,裹了一条围巾,把头发披下来,坐在公安局会议大厅里。

    此刻,公安局正在举行“1123特大毒品案”表彰仪式。

    没有媒体,没有记者,更遑论任何新闻报道。

    主持人是秦唯平,他拿着话筒,和有关人员站在台上,任清野站在正中央。

    “立警为公,执政为民,争做人民满意公务员应是每一名公安干警的不懈追求。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严格遵守职业道德规范要求,争做公安干警道德模范我局今年的一项重要工作。在本次“1123特大毒品案”的过程中涌现了一批英勇个人和事迹。毒品科的任清野同志和钟峥同志就是先进个人的杰出代表。经局党组研究决定,对任清野和钟峥同志给予通报表扬,授予一等功勋,希望任清野同志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发扬成绩、不断进步。全局干警要以任清野和钟峥同志为学习榜样,踏实做人、勤奋工作、克己奉公、服务人民。”

    他停顿了一下,放下稿子,望着台下坐得整整齐齐的警察们,说道:“泱泱大国,天灾人祸没毁了它,八国联军没吞了它,却因为鸦片差点亡国,岌岌可危。同志们,希望你们能一直明白,我们所做的一切,甚至用生命去维护的东西,意义到底在哪里。”

    底下沉默一片。

    任清野转身,将钟峥的衣冠冢摆到前方的桌子上,然后展开一面国旗,郑重地铺在上面。

    秦唯平清了清嗓子,说:“现在,全体起立,为钟峥同志,降半旗,默哀。”

    狭窄的会议厅里,一面小小的国旗降了下来。

    池中月低着头,垂眸看着地面。

    礼毕,她抬起头,看到任清野站在她面前。

    一身制服,挺拔利落。胸前挂着一枚金灿灿的勋章,中间镶嵌着红色的党徽。

    “真好看。”池中月说,“没想到你穿制服竟然这么好看,可惜以后看不到你穿了。”

    这是他的表彰仪式,也是退役仪式。

    任清野笑了笑,说:“你手里拿的什么?”

    池中月摊开手,是那把从阮玲香房间里拿的梳子。

    “我妈说,她当初出嫁的时候什么嫁妆都没有,就只有这一把梳子,现在给我了。”

    任清野取下胸前的功勋章,放到池中月手里。

    “我也只有这个。”

    池中月握住,冰凉的勋章被手心捂热。

    “足够了。”

    寒冬的风刺骨,阳光也却一点也不吝啬地洒了下来,照亮这座边缘城市的阴暗处。

    于池中月,任清野是突然照进生命里的光芒。

    于任清野,在他的荣光里,池中月是最温暖的一束。

    全文完。

    翘摇,2017年11月3日。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啦,谢谢大家一路支持,接下来还会再更新一章番外。

    全文不长,故事也很简单,但如果你一路追下来了,请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比心。

    第48章 番外

    七八月, 泰国正值雨季。

    卡塔海岸的沙滩上,一群当地的小男孩穿着裤衩在树下堆沙子玩。

    任图之堆了一架坦克,回头一看, 其他小孩子堆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那个说要堆城堡的, 你是堆了个陕西城堡——土窑洞?

    还要那个说堆一座喜马拉雅山脉的,这个馒头一样的东西是什么鬼?

    任图之抄着手, 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们。

    只有他,用沙子, 堆了一把□□。

    跟他一起的有一个小孩叫奥克斯, 他抬头看到任图之的成品, 再看看自己那土坳,气得一脚踢翻了任图之的作品。

    “干恩!干恩!”

    干恩,在泰语里是傻大个的意思。

    任图之是这群孩子里各自最高的, 手长腿长,长得好看,格外出挑。

    但同样有好胜心的奥克斯却不太喜欢他,因为任图之凡事都要挣个第一,偏偏每次还都被他争得到。

    丛林里的绳索, 他滑得最快;海上摩托艇, 他能造起两三米高的浪。

    性格又野, 常常跟这些小毛孩子打起来。

    眼看着, 又要迎来一场大战了。

    任图之也一脚踢翻奥克斯的作品, 两人立马就扭打在一起。

    只是还没打畅快,任图之就被一直强壮的手臂给拎了起来。

    任清野拉开两个孩子, 对着任图之说:“又打架?上回罚站还不够?”

    任图之还使劲挥打着手臂,小小的脸上努力露出狰狞地表情恐吓对方,可惜在任清野看来,这模样就像小野猫在发狠。

    他干脆把任图之扛肩上,大步迈了出去。

    “回家,爸爸带你去看泰拳。”

    父子俩刚走出去两步,不服输的奥克斯扯着嗓子喊:“昆胡鲁阿!昆胡鲁阿!”

    昆胡鲁阿——聋子。

    任图之是个一点即燃的性格,特别是听不得别人说他爸爸,于是他用了全力挣脱任清野的手臂,摔到地上,站都还没站稳就扑过去和奥克斯扭打在一起。

    任清野无奈地叹气,再次走过去把任图之拎走。

    上了岸,任清野那矿泉水把任图之脚上的沙子冲洗干净,然后把他拎上车,给他系好安全带。

    这时候,任图之一双大眼睛里已经憋满了泪水。

    “哭什么哭?”任清野捏着他下巴,“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知道吗?”

    任图之猛地转开,用手背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

    任清野轻笑,开车回家。

    沿着盘山公路开了一阵,进入普吉岛市区。

    穿过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街道,任清野把车停到了一栋小区楼下,然后带着任图之走到街道上。

    这里三步一家按摩店,五步一家纹身店,池中月的纹身店,就在这条街的中间位置,不算好也不算坏。

    任清野和任图之脱了鞋走进去的时候,池中月正在和一个客人选图纸。

    她回头看了两人一眼,什么都没说,又转过去和客人继续交流。

    她的店里,挂满了纹身图纸,大的小的,黑白的彩色的,满目琳琅。可她这个老板娘身上,却干干净净,没有一处纹身。

    客人选了半天,还是没拿定主意,说下次交朋友来一起选。

    池中月送走了客人,才回来搭理坐在沙发上的父子俩。

    “哭过?”池中月蹲下来,看着任图之的脸,不仅眼眶是红的,脸颊也有抓痕,“和人打架了?还被打哭了?”

    池中月瞪了任清野一眼,“你就这么看着你儿子被打哭?”

    任清野一脸无辜,“关我什么事?”

    池中月气不打一处来,给了他一个眼刀,然后问任图之:“谁打的?”

    任图之说:“我不是被打哭的!”